美国史上最大入学弊案,卷入众多名人名校

418
被卷入大学弊案的女明星,左为Felicity Huffman,右为Lori Loughlin source: Flickr/Disney

美国司法当局于12日起诉了近50位利用贿赂的手段帮助权贵子女进入美国顶尖名校的嫌犯。联邦调查局不但在这个代号“Operation Varsity Blues”的活动中逮捕了一家行贿仲介公司的负责人,还逮捕了许多大学里受贿的人员,及出钱为子女入学铺路的权贵。

波士顿联邦检察官安德鲁‧乐陵(Andrew Lelling)在一个记者会上对媒体表示,这是历年来最大的入学弊案,为时2011年到2018年。

33名权贵,包括影视明星、大公司总裁、地产与投资大亨于11日被控付美元20万到650万不等的钱给一家叫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的公司,以帮助自己的子女进入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UCLA、乔治城大学、圣地牙哥大学、Wake Forest、德州大学及南加大。

消息一传出,许多网民惊呼这简直是“权贵保障名额”(affirmative action for the rich and famous)。也有许多亚裔家长酸,原来亚裔的限制名额都跑到这儿去了。

影视名人交天价保金获释

在涉案的家长中,最受人瞩目的是两对家喻户晓的娱乐界名人夫妇:服饰品牌Mossimo的创办人,服装设计家莫辛莫(Mossimo Giannulli)及妻子,电视喜剧Full House里的女主角拉芙琳(Lori Loughlin),以及获奖的电影明星梅西(William H. Macy)及赫夫曼(Felicity Huffman)夫妇。

根据福斯新闻报导,FBI在12日早晨分别去当事人家中拘捕了莫辛莫及赫夫曼。两人后来在下午各以$100万及$25万交保,并勒令在候审期间不得出境。据了解,莫辛莫的妻子拉芙琳也是被告之一,不过她12日正好在加拿大拍片出外景。她同意在回到洛杉矶后向警方自首。而赫夫曼的丈夫梅西只被列为证人,而非被告。

两种典型作弊方式

这两个明星家庭都是通过号称“入学咨询”的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买通内线,让自己的子女进入理想的大学。据检察官乐陵表示,该公司负责人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从中赚取了2500万美元。他已对许多指控认罪,包括串谋诈欺和洗钱妨碍司法公正。

而两家作弊的方式还不一样,显示辛格有多种手段买通“内神”。

起诉书显示,莫辛莫夫妇向辛格支付了50万美元让女儿假装是运动员,从而以杰出运动员的资格被南加大录取。

2016年9月,莫辛莫发了一张大女儿在健身房划船机上的照片给辛格。据称,辛格把它传给南加大的高级助理体育主管海涅尔(Donna Heinel)。海涅尔将其提交给了体育招生小组委员会,为她获得录取资格。莫辛莫直接付了钱给海涅尔,并向辛格的假非营利组织Key Worldwide Foundation捐赠了20万美元。

一年后,轮到他们的小女儿申请大学时,莫辛莫夫妇决定如法炮制。辛格不但为其编造划船队的履历,甚至还为其填了入学申请书。

案发后,南加大对媒体表示,已展开内部审查,调查所有相关款项在大学内的去向。

以绝望主妇的角色出名的赫夫曼在2017则是在SAT考试上动手脚。据检察官称,她“捐赠”了15,000美元给Key Worldwide Foundation,让她的女儿在受辛格控制的测试中心考试。

据了解,她的女儿不但获得多一倍的时间完成考试,而且监考员还帮她更正了一些答案,致使她的得分比前一年的PSAT提高了大约400分。

这些家长被控诉的罪名都是通过邮件进行欺诈。

许多大学教练被解雇

被牵扯的大学本身并没有受到起诉,但许多涉案的大学员工不但被起诉,还失去了工作。

根据CNN报导,前述的南加大的高级助理体育主管海涅尔,以及该校的水球教练瓦维奇(Jovan Vavic)已在案发后被解雇。

Wake Forest大学表示已将排球教练弗格森(Bill Ferguson)暂止工作,并聘请外部法律顾问调查此事。

德州大学也已将男子网球教练森特(Michael Center)停职,并与当局调查合作。

斯坦福大学首席帆船教练范德莫尔(John Vandemoer)于12日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对于敲诈勒索的阴谋表示认罪,但表示他没有把收到的钱纳入私囊,而是拿来为斯坦福帆船队购买新器材。同日,斯坦福大学宣布将其解雇。

检察官乐陵目前尚未对涉案的学生起诉,因为他认为大人是案件幕后的主要推手。然而他不排除这些学生日后被起诉的可能。

“这些父母位于财富和特权的名人录,”乐陵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个案件是用财富和欺诈来腐蚀精英大学的入学制度。富人不能有特别的入学标准。我还补充说,他们也不会有特别的刑事司法制度。”

有没有双重标准

不过赫夫曼的好友,著名剧作家马梅特(David Mamet)认为在这个情况下处罚家长有点小题大作。在一封公开信中,他称大学录取过程“是一个不幸和腐败的笑话”,而他的朋友只是“过度虎妈”(a parent’s zeal for her children’s future)。

“不合格(学生)可通过多种方式录取,其中包括校友子弟(即Legacies),以及父母的大笔捐款。我不认为贿赂学校建筑委员会或贿赂别人让孩子入学有什么不同,但是,显然后者是违反法律。也只好这样了,”他写道。“不过我觉得这里可以使用所谓的『德克萨斯州判决』,对不熟悉的人,他的意思是『无罪,但下不为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