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瓦诺效应”——–共和党参议院的胜利归功于红州民主党

209
Getty image

美国最高法院提名人布雷特卡瓦诺于2018年9月5日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山参议院举行的确认听证会的第二天发表讲话。

在最初完成参议院的确认听证会后,卡瓦诺被多名女性指控为数十年之久的性行为不端行为。 卡瓦诺断然否认这些说法,并发誓再次在司法委员会宣誓后为自己辩护。

一些民主党人要求他对这些指控进行辞职,而许多共和党人 – 特别是格雷厄姆 – 跳到被提名人的辩护中,并对民主党发动了激烈的攻击。

共和党人说,国会对最高法院法官布雷特卡瓦诺的争斗已经远远超出了高等法院的替补席。

共和党高级立法者周三表示,当时提名卡瓦诺的政治上充满信心的道路激起了共和党人出席中期选举的民意调查,从而都认为共和党在参议院对抗红州民主党的比赛中取得了所谓的卡瓦诺效应。

格雷厄姆在周三早上发布的一条推文中表示,那些投票反对卡瓦诺的民主党选民的成员“让他们有责任参与由左派精心策划的卑鄙诽谤运动。”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周三在国会山对记者发表讲话说,卡瓦诺效应“非常有帮助”。

麦康奈尔表示,民主党在确认程序中的行为“使该党处于关键状态的共和党人”高度冒犯“,并且这一过程的后果对于共和党的投票率来说就像”肾上腺素一样“。

紫色或红色州的多名民主党参议员投票反对向最高法院证实卡瓦诺,于周二晚上失去了席位。

格雷厄姆当时告诉民主党人说:“这会破坏善良人士因这种废话而挺身而出的能力。” “如果这是新规范,你最好留意你的被提名人。”

共和党民意测验专家兼北极星意见副总裁丹朱迪说:“对卡瓦诺大法官的斗争使这次选举的利益大为缓解,并帮助共和党人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激励参议院候选人。”

朱迪补充说,“反对卡瓦诺暴露了一些民主党人,他们在非常保守的国家中声称拥有中间记录。”

进步战略组织Motive的创始人芭芭拉(Barbara Kittridge)说:“卡瓦诺听证会的’效应’肯定会影响参议院和众议院的竞选。”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