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谈古论今】附体接管,中国私企要“民主管理”;川普遏阻加墨与北京“自贸”

106

今天说两个事。一是刚刚达成的美加墨新版贸易协定,它对全球贸易形势、特别是对中国的影响。第二是中共政府正在民营企业当中推行所谓“民主管理制度”,它以这种方式“改造”民企,意图是什么。

美加墨新版北美贸易协定的达成,取代了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经过艰苦的谈判,在9月30号午夜的最后期限前,美国与加拿大达成协定,从而还是让北美三个主要国家(美、加、墨)维持在一个完整的贸易体系里。先来说一下这个协议本身。美国和加拿大各自都做出一些妥协,川普去年提出重新修订北美自由贸易的时候想取消老协议中的争端解决机制,因为它妨碍美国从其国内法出发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但最终这个机制还是得以保留。同时加拿大也做出一些让步,让美国的乳制品能更容易进入加拿大市场;同时美国也不对加拿大生产的汽车和零部件课征关税,虽然加拿大要求美国取消对来自加拿大的钢材、铝材征关税,但是这个目标没有达到。

总的来说,单纯以自由开放程度来衡量,新版协议比老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有所收缩,加拿大、墨西哥在当前已获得的利益基础上退让的幅度更大。所以川普才说这个新协议非常棒,把它视作是一个重大成功。

我看到有评论说,这个新协议规定了一些具体的标准,更像是奥巴马TPP理念的实施,比如:虽然美国放弃了对北美另外两个伙伴的汽车和零部件征税,但并非是无条件的豁免,而是要求至少有2/5的零组件是由时薪不低于16美元的工人生产的,也就是对劳工待遇做了一个最低的规定。看起来很像是奥巴马TPP的原则,对劳工保护做出更高的门槛。

但是从川普政府动机来讲,与其说是为了保护墨西哥的劳工,还不如说是阻止本国工作机会的流失。就是为了避免本国的厂商,因为墨西哥的劳工价格更便宜,把生产线迁出美国。同时还有一个主要目的,就在北美之外的其他国家,这些工资更便宜的国家所生产汽车组件,取道墨西哥和加拿大再出口到美国,为这个事添了一道门坎。除了汽车行业工人的时薪要在16美元以上,同时至少4成的产品得是在北美本地生产的,进口到美国才能豁免关税。

另外,新版协议的第32条规定,美、加、墨三国里如果有一方要和一个非市场经济国家进行自由贸易的谈判,得在这个谈判开始前三个月就通知另外两方。还得提供充分的信息让另外两方评估,你去跟一个非市场经济国家谈自由贸易,会对我们剩下两家产生什么影响啊?而且假如真的有不好的影响,另外两家可以提前6个月通知,终止掉这个三家协议——把三家的多边协议,变成两家自己的双边协议。这项要求的实质内容说得简单点,就是:如果加拿大和中国大陆去签自由贸易协议,美国就不带你玩了,你就和北京过去,美国只带墨西哥玩。

中加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在今年4月分开始了所谓的“探索性讨论”,算是预备阶段的讨论吧,所以新版美加墨贸易协定是对中共政府相当直接的打击,把中加自由贸易协议的路给断了。川普的经济顾问库德洛在昨天就讲了一番话,说:和加拿大达成协议,向中国传递了一个消息,他们没法破坏我们的盟友关系,盟友间虽然有问题,但是我们自己能发展出解决办法。他还说:“我愿意慷慨地送上一句话,中国错了。”

有人说新版美加墨贸易协定,不再是自由贸易协议。准确地说,它是一个有条件、有节度的自由贸易协议。川普在北美自家门口站稳脚跟,就会试图和欧洲、和日本去复制这个模式;虽然具体的内容肯定有所差异,但是川普要建立起一个新的圈子、把非市场经济国家排除在外这个思路已经很明显了。照这条路走下去,等于整体上修正了全球贸易的规则,世贸组织的重要性就被边缘化了。

川普能否和欧洲和日本达成这么严格、苛刻的自由贸易条件呢?还不太乐观,就是说:如果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伙伴,如果你和非市场经济国家(主要就指中国大陆)签自由贸易协议,那我们就把你开除,你要和北京玩自由贸易,就不能呆在我们这个自由贸易的圈子里。因为中国的产品会经你之手,冲击到我们这个圈子里别的伙伴。

当然日本应该也没有和中国签双边自由贸易协议的想法,和欧盟能不能成达这一项承诺相当有挑战,但最低限度美、日、欧在限制北京的政策性投资收购、保护知识产权这些方面能比较容易达成共识,大家一起抬高门槛。

这里要说到孔琳琳刚去闹事的英国,英国在退欧的同时,也在和中国探讨达成自由贸易的协定,但是要知道英国的出口最多的国家仍然是美国,占它出口总额的近20%,中国其实只排出口的第8位,按今年英国8月分的数据,中国只占它出口总额的3.2%。所以从贸易上美国对英国仍然有远远大于中国的影响力,最近刚刚发生的两起“战狼”事件,无疑是给川普雪中送炭、对中共自己是釜底抽薪。大家别小看了央视的孔琳琳记者这一闹,影响相当深远,中共还想借英国脱欧这事挖个墙角,和英国谈自贸协议,分化英国和美国、英国和欧盟的关系,现在这个目的要达成恐怕很不乐观,没办法谁让你自个儿作事。

说完新版的美加墨贸易协定,再来说下上个星期《新京报》的一篇文章,叫《全国400万民营企业推行民主管理制度》,这个说法是《新京报》引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方网站的消息。什么叫“民营企业民主管理制度”呢?就是在私企内部发挥“职工代表大会”的作用,重大经营决策和管理制度,让这个所谓“职工代表”有发言权。文章里说,全国500强的民营企业里,有435家(接近90%)实行了不同程度的的“民主管理制度”。说这种实践减少了劳资纠纷、群体事件、帮助企业盈利能力改善等等。

现在高调宣扬所谓“民营企业民主管理制”是什么目的呢?很多朋友可能会联想到吴小平的“私营经济退场论”、年初人大教授周新城关于共产党人不忘初心、要消灭私有制宏论,这是不是又在为充公私营企业做什么铺垫啊?从目前的形势看,剥夺私营企业还是一个间接的目标,直接目标是在实体经济形势欠佳的情况,给私营企业裁员、关厂设置更多的障碍。就是现在民营企业得“民主管理了”,股东或企业主自己说了不算,职工代表对重大经营决策有发言权,所以得争求我们职工大会的同意!职工大会会同意裁员关厂吗,当然不会。直接的目的是为了保就业、减少失业率升高的冲击——私营企业你亏不亏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解雇人,不能给我政府造成社会不稳定的麻烦。

但是所谓职工大会你也别真的以为是职工说了算,那也“图样图森破” (too young,too simple)了。依照习总“东南西北中,党领导一切”的原则,它也将在私企里的党委领导之下。所谓职工代表大会参与企业重大决策,其实就是给私企党支部一个它能附体的躯壳,让党支部们直接管理企业。《新京报》所说的“企业民主管理”的规畴很宽,既包括职工代表大会,也包括官办工会这一类传统的“群团”组织。所以长远地看,这确实是政府接管私营企业的一个过渡步骤,先以“民主管理”的名义,由党组织操纵的所谓职工“群团”组织逐步介入企业的管理,党隐藏在“民主”旗帜之后。

这一招不新鲜吧,在整个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期间,党都是这个策略。老百姓一听“民主”很高兴,但忘了后面还有一条,就是党要掌握“新民主主义运动”的领导权。现在是旧戏新演,换了套服装、道具和舞台布景。

从长远地来说,《新京报》的这篇文章是非常值得重视的信号。还记得大约两个月以前,我在节目中说,应对贸易战造成的压力,中国是会向减税、扩大开放的这条路走;还是会退回到“一大二公”的计划经济老路上?那个时候大家看到的是国务院三天两头出什么利好开放的政策,我当时说更有可能朝“计划经济”那个方向走,只不过会有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新技术的包装。大家看看今天的“私企民主管理制”,会不会觉得这个趋势更明显呢?

这里我还想指出一个很荒诞的现象,不知道大家查觉出不对劲了没有?私营经济,如果是上市公司,是属于股东的;不上市就是属于企业主的。本质上都是私人经济领域,你搞什么民主呢?企业主和职工的关系就是雇佣关系,除此之外谁对谁都不承担其他责任,你的养老、家庭,和你老板没关系,那是你和其他社会机构间的关系(社保基金、教育机构、福利机构等来负责)。老板只要是按法律规定给你交了失业保险的那一份、又不拖欠你的工资,你失业了由社会保障你的安全,他为什么不能裁员呢?那是他的契约权力,这是资本主义关系的本质。相反,政府的事才是涉及全社会的公共事务,才是最需要民众参与的,那才是“民主”应该存在的领域,可是你要提民主就成了“煽动颠覆政权”。在中国是完全的头脚倒置,在私人领域搞民主;在公共领域搞独裁,大家有没有觉得很错乱呢?

剩下一点时间再说下孔琳琳大闹英国保守党年会的事,因为和我们说的贸易话题也有点关系。昨天有很多朋友留言、发信问,为什么好像国内微博上很多人在支持孔琳琳,墙内墙外的思维鸿沟真有这么巨大吗?我觉得这里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央电视台在对国内宣传这个事情的时候,严重扭曲了事实,人们所得到的是谎言。中央电视台说孔琳琳是在履行职责、是在提问、发表观点,但被会议主办方阻挠,中国一部分网民一听,谈香港的现实问题,还不准央视记者提问,这不就是在欺负中国人吗?

事实是:当时根本不是提问环节,是会议快结束的时候与会者总结陈辞的环节;不仅孔琳琳没资格在这个时候提问,别的记者也没被允许这时来提问。同时孔琳琳跟本不是在提问,她尖叫骂发言者罗杰斯是骗子、反华份子、其他人是汉奸。请问央视能把孔琳琳叫喊的内容登出来给中国人看吗?现场有80多人能做证,孔琳琳是怎样的表现,请问央视能找出现场目击者为孔琳琳辩解的吗?还有央视用了一些有误导性的语言,比如说孔琳琳被“无指控释放”,英国BBC的报导说是被保释,而德国之声说她虽然被释放,但警察会继续调查。本来她的作为也不涉及刑事重罪,没必要长时间羁押,连刘强东在美国被捕后也是24小时之内就释放了。

拿到国内宣传,成了在大使馆的严正交涉和社会舆论压力下,孔琳琳被无指控释放。好像有很多社会舆论支持孔琳琳一样。

我得诚实地表示,在所有不良的行为里,最令人厌恶的就是谎言。上次瑞典讽刺视频风波出来以后,中共驻瑞典大使馆给那家电视台定了三大罪状:突破道德底线、挑战人性良知、和违反媒体职业道德。我在节目中说了一句话,比起瑞典电视台那个不恰当、不负责任的讽刺;大使馆的这三大罪状更让我鄙视。因为比起拙劣的讽刺,公然的谎言更加令人厌恶。

另外有一个媒体朋友的分析也很有道理,她说:中国网民过去哪怕得到一些关于权利意识的启蒙,那也是很碎片化、不完整的。早几年国内的公知大V们,他们不能像我这样说话,他们只敢“打著红旗反红旗”,他们还得表面上拥护一些“政治上正确”的观点,再塞进一点“私货”,阐述自由、权利这些概念。所以这种碎片化的启蒙,就会造成这种现象,某人在毒疫苗这种事情上,对个人权利、自由表达有准确的理解。但是一换到央视记者大闹所谓“反华”集会这种事上,又完全倒向了央视的宣传。

虽然存在著这种情况,但是我还是要说,其实大家也别那么悲观,因为还存在著我们之前说的“沉默的螺丝”的现象,跟香港一国两治有关的话题,在国内有一个很硬的政治红线,和央视哪怕有一点不一致的观点,其他网友也自我审查不敢表达,所以支持孔琳琳的观点虽然嗓门很大,但哪怕在墙内,也未必会像大家看到的那样一边倒。

那这事和我们今天的贸易又有何关联?关联是中共对事实的完全扭曲和不尊重,有80多个在场证人、又有视频为证,他就愣说是孔琳琳被阻挠,是会议主办方该道歉,就是闭著眼耍混。这和他从来不承认中国有强制转让技术如出一辙,它从来不承认有系统化的侵犯知识产权。它对事实的完全无视,表明它蔑视一切理性的交流;蔑视理性的交流也必然从内心蔑视谈判——谈判是基于理性沟通的冲突解决方式。那它对一切承诺也都是蔑视的,这会直接带来贸易谈判的阻碍。

那些为孔琳琳叫好的网友,我是说那接受碎片化启蒙的人。他们可能不曾想到,王毅宣称共产党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这和央视袒护孔琳琳的扭曲宣传,是同一个思维的产物,那就是蔑视事实,随意地编造谎言。而你在反感王毅未经同意、又理直气壮代表你的同时;却又欣然接受央视的宣传,这事很凌乱。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