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谈古论今】贸易战给中国带来意外重大收获;习近平”自力更生”会错意

142

今天来聊两个话题,一是中美贸易战给中国大陆带来一个意外的收获。二是习近平在黑龙江暗示要自力更生。

关于意外的收获,是《华尔街日报》上个星期的一条消息,说:在中国制造业的中心珠江三角洲,制造业正在加紧向高附加值的商品转型,加速脱离过去那种靠出口廉价的劳动密集型加工赚取微薄利润的业务模式。更高附加值也意味著更高的利润空间,也就是说这些厂商希望用提高利润率的方式减少关税造成的损失——利润高了,企业可以相应给客户价格折扣空间也大些,把关税给客户造成的成本抵扣掉一部分,这样中国的厂商就还仍然能保持住在美国的市场份额。这篇报导注意到了一个和川普发动贸易战初衷大相径庭的后果正在显现,那就是贸易战似乎在加速中国的产业升级。《华尔街日报》的文章提到一家在深圳生产灯具和照明设备的公司,他们计划使用更多的机器代替人工来降低成本;同时把研发部门留在深圳、生产智能照明设备的熟练员工队伍也会保留,但是会把技术含量较低的生产转移到东南亚国家。

也许这代表了中国目前很多制造型企业的打算,一听说升级大家都觉得是好事对吧,川普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但是且慢,这里又涉及到我们昨天所讲的思维误区,如果我们把制造业升级加速当成一幅完整的图画,那么升级带来出口商品品种结构的变化,利润结构的变化,只是这幅图画的一个局部或一个侧面,《华尔街日报》说的制造业升级是不是普遍已经在发生是一回事,如果真的是在发生过程中,它所造成的展现出的是不是一幅欣欣向荣、快乐美好的景象就是另一回事。

直接来讲,用更多的机器代替工人、还有只保留比较复杂的智能产品生产线,直接会造成原来生产低技术产品工作的工人失业。

所谓产业升级总会带来结构性的失业,就是会有一部分劳动者发现,他们的经验技能在社会上没有需求了,这不仅仅是在中国会发生的事,在发达国家已经上演过。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国,对美国来讲也是一个制造业整体向精密加工型升级的过程;而且上个世纪末的美国,服务业已经社会化、分工也趋于完善,有数字说当时服务业占经济总量就在2/3以上;同时上个世纪末美国的互联网革命正在兴起,一种新的技术创造了大量的新的社会分工、带来新就业,按理说有多重利好,美国的这轮制造业出走所释放的劳动力应该也能被其他经济门类所吸收是吧?

可是事实证明还不是这样,特别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当年年底美国的失业率是7.3%,大批没有失业的人口也得忍受减薪、和工资的较长时间冻结不涨。金融危机过后各国都意识到要实现经济和就业的稳定还得有强大的实体经济,现在川普不是在呼唤制造业回归美国吗?他可不是只呼唤苹果回到美国,而是什么制造业来他都要——只要你愿意到美国来,包括钢铁这样的传统制造业。

传统制造业的一大特点就是能提供大量的中间型就业,就是经过一定的劳动技能训练就能上岗操作,不需要长时间、高等级教育才能胜任的。同时传统制造业能够提供一整套由低到高的就业岗位,劳动者有足够的职业发展空间,你可以走技术路线、从技术工人、到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也可以走管理岗位的路线,目前来讲其他行业门类还难以代替。制造业流失造成一个地方的产业空心化,进而带来就业两极化,效果最明显就体现在香港和台湾。香港现在已经不再适合制造业生存,除了房产、金融和贸易就剩不下什么行业。而金融和贸易,就业起步要求就高,除了有精湛的专业知识外、经常还要求从业者有广泛的社会关系网络,基本上就把刚刚踏入社会的年青人排除在外。在大批菁英人才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同时,社会上又缺少初级的就业机会。大学刚毕业的年青人你让他去送外卖、当清洁工小哥他又不愿意,于是就有一大批高不成低不就的年青人成为了被社会边缘化的人群,产生了复杂的社会矛盾。由于这种失业是因为社会产业门类出现了空缺、断档造成的,所以它是结构性的失业。

这种断档怎么填上呢?那就必须有能提供中间就业的行业兴起,这是用市场的手段。也还有非市场的手段,那就是学毛泽东和希特勒,因为青年失业是城市化的一个副产品,发生在城市里嘛。毛泽东就通过上山下乡运动把青年人都赶到农村去,美其名曰,叫:“知识青年在广阔天地接受再教育”。希特勒的办法是扩军备战,让军需部门和扩编的军队消化掉这部分青年劳动力。虽然都是政治手段,但毛泽东是挖掘存量资源的潜力,中国有广袤的国土和广阔的农村,用这个“存量资源”来自我消化这几千万青年劳力;希特勒是调动“增量资源”,把青年劳力投入到不断扩建的坦克、大炮生产线上去,投入到新编的步兵连队里,最后要发动战争,是让别的国家来消化德意志这几百万青年劳力。

说到这儿得打个补丁,二战前德国的失业,文革期间中国的失业并不是产业升级带来的,这些失业人口不是老的经济部门被淘汰所释放出来的,但它仍然是结构性的失业。文革的造反运动,学校停课,相当于教育机构断档、出现了空缺;而学校是容纳全社会青少年的机构,那一伙青少年突然无处可去、无所事事。社会上劳动力供给增加,和需求对不上号,这也算结构性失业。而二战前的德国,受《凡尔赛和约》的惩罚,军工和重工业部门受到限制,军队规模受到严格限制,是因为非市场的原因,一部分劳动力的需求受到抑制,某些经济的、和公共机构出现了空缺断档,它也造成了部分的结构性的失业。因为最后的结果都是结构性失业,所以今天把它们放在一起来说。

说到这儿小结一下,今天讲中国的产业升级加速,大家一听加速都是好事,但硬币的另一面就是结构性的失业,解决结构性失业最平顺的办法是,升级以后的产业门类,把被淘汰产业释放出的失业大军就地消化,你从这家工厂失业、那家新工厂正好缺人,抬腿就去新工厂上班。或者更简单,新工厂把老工厂买下来,虽然是技术上老旧的产业,但在工艺上它的相当一部分(什么制造模具、锻造、铸造)还能够成为新产业的一部分,那老工厂被买下来,员工就地消化,直接变成新工厂员工,都不用释放到就业市场里再过渡一遍。但大家发现没有,这种平滑的“就地升级”的前提是,技术的平滑升级,技术的跃升不能过快,中间断档不太大,那老工厂的一部分工艺才能融入新工厂,老工厂的工人培训培训才能胜任新工厂的工作。

所以从19世纪到20纪的前两次工业革命,这种平滑升级做得还算可以,从蒸汽革命和电气技术革命。可是到了第三次技术革命,计算机革命,情况就相当不一样了。当前的量子技术、人工智能等等新技术的浪潮叫“第四次技术革命” 其实和第三波革命可以合在一起说,都是信息技术应用革命。它们和前两波技术升级相比有一个本质不同,那就是知识的升级迭代加快了。从蒸汽过渡到电气时代,它是从19世纪末开始到20世纪接近中期才完成,大家想想蒸气火车和很多工厂里用的蒸气动力设备是什么时候才完全退出人们视野的。这个过程走过了半个世纪,可是信息技术对生产达到这种程度的彻底改造可能在10年、或者几年之内就完成了;这就造成一个问题,老工厂的设备全都得扔掉,没有啥能融入到新的生产方式里去。老工厂的员工都没办法直接进入升级以后的产业,简单培训也不行,以往的经验在升级以后的产业里没有延续性,必须经过教育机构的重新回炉,或者你经过很艰苦的长时间的自学,才能获得升级以后产业的入场券。前两年有一张照片在网上传得很火,一个快五十岁的阿姨,看起来像做家政服务的,在地铁上捧著一本c++编程语言的书在看。那这个阿姨很可能就是从传统制造业中脱离出的劳动者,因为知识的升级迭代快,老工厂的员工不能直接进新工厂,那么这就注定了他们全都得被释放到劳动力市场上,经过一个过渡期(失业或不充分就业期),才能重新稳定就业。

所以结论是,当前技术条件下的产业升级,必定产生较长时间的结构性失业,这从美国从上个世纪末制造业出走以后,新产业一直没办法有效地消化老产业的劳动力就能看出来。中国在贸易战的压力下,企业们被迫升级,所造成的结构性失业同样的也会是长期的,这就和我们一开始讲的美国失业问题合上了,这是今天的第一个结论。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别一听说升级就跟著傻乐呵,你没准就是结构性失业大军里的一员。好,既然结构性失业可能较长时期存在,它能带来多大的危害关键就在于它的规模。如果人少那当然问题不大,如果人多就是问题。如果人很多,又长期存在的话咋办?川普的办法就减税,号召传统制造业回流,我不嫌你土,管你是轧钢板的、还是生产家具的,消化我的失业人口就行。好像这招中国用不上是吧,上面讲了不是还有两招吗,希特勒扩军备战的模式、和毛泽东的上山下乡模式,从历史的逻辑来讲我是比较担心朝这两种模式发展,走著走著就又成了那个式的了,我们拭目以待吧。

剩下的时间说说习近平“自力更生”新表态,路透社今天报导,说习近平有个讲话,说在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要获得关键技术越来越难,这逼著中国走自力更生的道路,这不是坏事。还说一带一路的大型项目,给中国的装备制造业提供了做大做强的机会等等。所谓自力更生,是不是说靠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就能造出芯片?这个话题以前讲过了。星期一的节目里我们刚刚说,一个封锁互联网的国家,一个知识不能自由传播和讨论的环境中,靠重赏、和不怕死就能逼出高精尖的创造力,这个目标本身就相当梦幻,很不合历史逻辑。这个角度今天不重复了,今天想说的是,当习近平说“自力更生”的时候,以他的知识体系、脑中所浮现的联想可能是中共在抗战末期的“大生产运动”,按中共党史的说法,之所以中共要提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口号,是因为国民党和日军都对共产党根据地实施封锁。大家别一听“封锁”两个字就以为差不多,今天欧美也对中国大陆封锁,但封锁的内容不一样,抗战时期对共区的封锁是生活必需品、药品、武器弹药,最主要的还是粮食这类的生活必须品,所以靠军队自己囤田耕种、周恩来自己也摇个小纺车织布这类自力更生能解决。药品麻烦点,得走私,但了不得打仗以后伤员感染率、死亡率高一点,咬咬牙就当多消耗点炮灰,反正把责任可以都推给日本人和蒋介石。以当时武器弹药的技术水准,小作坊能造点步枪配件、子弹手榴弹什么的。火炮和重机枪小兵工作坊是造不了,不过八路的作战方式是游击和袭扰,他一般也用不上多少重型装备。客观地讲,抗战中共虽然靠自力更生挺过来了,但内战靠小米夹步枪可不行,是因为苏联占领了东北,中共迅速北上接受装备,从苏联手中接过了大量的重型装备才有打内战的本钱。所以中共党史自己也证明了:自力更生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保持一下低限度的维生水平,而要获得竞争中的战略性优势,还得靠外援。由于中共党史的片面宣传的丰功伟绩,让党的接班人们也错误地认为自力更生是党取胜的法宝。今天也是封锁,但欧美对中共不是封锁生活必需品、也不是封锁一般的技术,而是高技术封锁,那需要在另一套观念体系里去理解了,50年前的所谓“两弹一星”那几个核工业专家也不是“自力更生”地从抗战大学或党校的窑洞里培养出来的。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