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司机工资太低:纽约市研究要求设17.22美元最低工资

1181

继近月有六名出租车司机因不堪债务负担自杀后,纽约市的出租车委员会(Taxi & Limousine Commission, TLC)日前出台了一份研究,企图以增加Uber、Lyft等手机唤车司机工资的方式减轻传统出租车司机的竞争压力。

牌照出租车司机:纽约市府政策不公平

TLC打算强迫纽约市的四大手机唤车公司(Uber, Lyft, Juno, Via)提升车资,使司机的收入在扣除成本后仍然达到每小时17.22美元(即每小时15美元加上带薪休假额)。

该报告研究TLC搜集的纽约市出租车数据,以决定其提出的策略的可行性。研究作者,纽约市新学院的詹姆斯·帕罗特(James Parrot)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迈克尔·赖希(Michael Reich)发现,目前85%的手机唤车司机的实际时薪低于纽约市的最低时薪目标,而且90%的司机是移民,其中三分之二以司机为专业,而非APP公司宣传的业余赚外快者。

纽约市现有8万名手机唤车司机,其中约20%接受粮票补助,比一般纽约市居民的10%高出一倍。10%的司机没有健保,40%使用白卡,4%使用蓝卡。换句话说,纽约市现在在以福利补助这些司机家庭过低的收入。

自2013年来,大量手机唤车的涌入对纽约市内原有的13,587辆黄色出租车生意造成严重打击。限量发行的车牌(medallion)市价也从当年130万美元的高峰跌至10万左右。这使许多贷款购买车牌的黄色出租车业主血本无归。

一篇彭博社社论指出,纽约市只有不到1.4万辆出租车,远远不符合这等规模大城市的需求。这是70年代起TLC和黄色出租车行业联手制造的人为缺稀,让Uber等公司利用手机科技的发展填补了这个需求空缺。

由于TLC没有权力限制纽约市手机唤车司机的数量,他们能使用的唯一策略是要求Uber等公司提升车费。研究认为,将车资提升22.5%可使司机的平均时薪达到17.22美元。

“这些司机每年可获得额外的6,345美元,”作者表示。

不过研究作者也指出,增加车资可能会鼓励更多的司机从事该行业。除非APP公司限制司机的数量,增加车资有可能得到乘客量减少和司机增多的双重反效果。

为司机争取福利的团体组织有不同的看法。

“这个新研究证实了我们一向说的 – 司机实际上在挣扎,是时候采取行动了。纽约必须要求像Uber和Lyft这样的剥削公司支付适宜的工资,”手机唤车司机工会“独立驾驶员协会”(IDG)的创始人吉姆‧康尼格里艾洛(Jim Conigliaro)说。

他说他们正在继续分析这个提议,“但毫无疑问,确定驾驶员薪酬的最低工资规则是市政府可以采取的最重要的一步,以帮助这些苦苦挣扎的工作家庭,我们感谢市政府听取司机的心声。”

但是纽约出租车工人联盟(NYTWA)表示,该提案没有考虑到费用较高的司机,而且只是将他们锁定在最低工资而没考虑日益严重的收入不平等问题。

NYTWA执行董事拜拉维‧德赛(Bhairavi Desa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市议会和纽约市市长应该限制出租车的上限,并确保他们可以赚取可以维生的收入。

“这些公司一直试图把最低工资视为目标,但过去数代这个行业却能提供一个稳定的收入,让人买房,送孩子上大学,”德赛说,“在这样一个需要大量投入的行业中,人们的工作风险如此之高,最低工资不是一个合理的底线。”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