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大地震,美司法历史将改写

261

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于6月27日宣布退休,将给川普总统一个机会改写美国司法历史。

即将年满82岁的肯尼迪是30年前由里根总统任命进入最高法院,他的中间派理念使他成为左右分歧的最高法院中最重要的一票。历年来许多有争议的判决中,都是他投下了决定性的一票。

川普总统在接受肯尼迪的辞职后表示,替代人选的选择将立刻开始。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也表示:“参议院随时准备履行其宪法职责,向川普总统的提名人提供建议和同意,以填补这一空缺。我们将于今年秋天投票确认肯尼迪法官的继任者。”

川普总统提名的大法官人选势将比肯尼迪保守。如果通过国会的认可,许多自由派的神主牌,如堕胎合法化、同性通婚很可能被推翻。

为此,民主党人士已呼吁川普总统应等到秋天中期大选过后再提名接任人选。他们希望利用此议题激发自由派的选民,一举夺回参众两院的多数席次,从而牵制川普总统的法官提名。

然而肯尼迪此时求退,无疑是给川普总统送了一个大礼,因为共和党现时仍然在国会两院占多数席次,有足够的时间在11月前通过总统提名的法官人选。少数党原本有一个制衡的武器,就是在参议院采用冗长辩论(filibuster)的方式阻止一个议题进入表决程序。停止filibuster需要65位参议员的同意。不过去年民主党使用这个惯例抵制戈萨奇(Neil Gorsuch)法官的任命后,已被多数的共和党投票将该惯例在法官任命上废除,因此今年的大法官任命已没有此类顾虑。

而在他离职前的最后一天,肯尼迪法官也就他关心的言论自由问题投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一票。

美国最高法院27日(周三)以5比4裁定,工会不得对州政府员工强制征收所谓的“公平分摊”(fair share)费用以支持其集体谈判和其他工会活动。

该案件涉及的问题是:非工会会员的员工是否需要支付工会的费用,因为工会谈判出来的福利也惠及这些非会员?

法院里的保守派多数表示,工会有关薪酬福利的合同谈判与其广泛的政治活动密不可分,牵扯到了言论,而个别员工有权利拒绝赞助这种言论。

“这个做法违反了第一修正案,不能继续,”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在多数意见中写道。“除非员工明确同意支付,否则不可从非会员的工资中扣除代理费或其他工会款项,也不可以采取任何其他方式收费。”

这个裁定推翻了高等法院四十年前的一个先例。当年的“Abood”案裁定允许政府工会对非会员收取所谓的“代理费”(agency fee),作为其代为集体谈判的酬劳。

据统计,24个州政府加上哥伦比亚特区有500万名政府雇员将受到这一裁决的影响。

阿利托法官表示,法院一般不愿推翻过去的决定,但这次是有道理的:“这次情况有很强的理由,因为基本的言论自由受到威胁。”

该案的主要原告是伊利诺州雇员马克‧雅努斯(Mark Janus),他被迫每年向州内强大的政府员工工会AFSCME支付约550美元。州法规定,工会可直接从他的薪水中扣除费用,尽管他不是工会成员。他认为这违反了他的宪法权利。

“我为健康和家庭服务部门工作,我被迫付钱给一个工会,然后去支持我不同意的政治活动,”雅努斯告诉福克斯新闻。

虽然该案只适用于政府部门的员工,但裁定对广泛的美国工会运动是一个警钟,代表著巨大的政治和金融风险。跟工会密不可分的民主党也面临大量失血的危机。

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发文欢迎法庭的判决,他写道:“最高法院的判决支持非工会员工,他们现在可以支持他或她选择的候选人,而无需由控制工会的人为他们决定。民主党金库损失惨重!”

最高法院里四名自由派的法官一致投了反对票,其中卡甘(Elena Kagan)法官代表少数团队写了反对意见,抨击保守派“将第一修正案变成了一把剑”以进行其意识形态的斗争。

“法院今天做了一个不能更大的司法干扰,”她在席上宣读异议时说,“多数派没有任何例外或特殊的理由来否决Abood,他们只是从来都不喜欢这个决定。他们否决了Abood是因为… 他们想要在一个充满活力的政策辩论中挑选赢家。”

“几乎所有的经济和监管政策都会影响或触动到言论,”卡甘法官补充说,“因此,多数派的路走太远了。这些身穿黑袍的统治者压倒了公民的选择。第一修正案本应用于更好的事情。它的目的不是破坏而是保护民主治理 – 包括政府工会的角色。”

和她同一阵容的另三位法官分别为自由派的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布雷耶(Stephen Breyer)和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

一个类似的案件在两年前陷入4-4的僵局,因为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法官的去世在法院上留下了一个空缺。但是现在戈萨奇(Neil Gorsuch)法官填补了斯卡利亚留下的空缺,这次投下了决定性的一票。在2月份的辩论中,戈萨奇法官在近70分钟的答辩中并未发言,使法庭观察者感到讳莫高深。

Facebook Comments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