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谈古论今】中兴绝处逢生,川普啥招?地震忌日变“感恩节”,你“误解”了政府

82

大家好,今天是来聊两个话题。第一就是汶川地震10周年,这个纪念日变成了感恩节。另外一个就是刚刚传出的消息,中兴通讯似乎绝处逢生了,从美国又有希望恢复芯片进口。

先说第一个。5月12号星期六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10周年纪念日,关于当局把这个丧事喜办,把这个10周年的灾难纪念日变成感恩节这个争议呢其实几天之前就出来了。就是5月6号的时候新华网登了一篇报导,标题叫做《汶川确立“感恩日”,让爱的涌泉奔涌不息》。这篇文章不长,其实就说两件事。第一就是灾区重建成果斐然,第二就是灾区群众满怀感恩。所以这个汶川县政府就将5月12日定为感恩日,这是中国式的感恩节。这个消息出来以后引发了大批网民的吐槽,但是到了今天我在网上搜索,除了能找到一些海外媒体的转载之外,已经找不到多少吐槽的帖子了。

其实新华社那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很多人是忽略了,他说时间冲淡了人们的伤痛,聚合了感恩之心。其实完整的说新华社所发出的号召是要感恩,但同时还得要遗忘。很多人只是觉得把这个丧事当成喜事办总得有个限度吗,但是忽略了党所发出号召的另一个重点。原话说的是时间冲淡了人们的伤痛,就是说这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有些事该忘的就忘了吧,所以要遗忘。那请问什么事情是应该遗忘的呢?比如这个地震中到底死了多少学生,为什么原来应该是最坚固的学校建筑却变成了豆腐渣?还有多达六百五十亿元的慈善捐款当中,有超过500亿进了政府帐户,但是没有公开的帐目。这些钱都花到哪去了?等等这一类问题都属于应该遗忘的伤痛。

这是说以遗忘。新华社号召的是一个没有真相的遗忘,你不去追问的遗忘。但是今天我重点想说的呢还是感恩这个事。感恩有这么几种情况。第一就是对方没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你,但是却对你施以援手,帮助你免于困厄,当然对他们就要表达感恩。第二种情况是对方他虽然对你负有责任和义务,但是他对你的给予超出了他的责任所规定的范畴,还不是超出一点,得超出很多,给你带来了长久的收益,那你是需要表到达感恩。比如老师的职责是教育学生,那就是他干这一行的,但是她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倾注了心血,而且用他的所知所识给学生带来长远的影响,让这个学生终身受益。那学生就应该感激老师。第三种情况就是对方虽然对你负有责任和义务,但是他为了完成这份责任做出了特殊的牺牲和付出,你也需要感恩。比如说父母他天然的对子女有义务,法律规定了父母不能抛弃子女,有抚养子女的义务。但是呢他们为了你付出了他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来照料你的成长。那当然作为子女,你对父母也应该怀有感恩之心,因为他的付出牺牲特别大吗。还有所有甘愿为他人冒生命危险的人,就算他是警察,是消防队员,确实他的工作中就包含有这一部分,但是他的那个付出却是特别的大,对这些个人也应该表达感恩。

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表达感恩的节日,父亲节、母亲节是对父母的感恩。老兵节、退伍军人纪念日是对那些为国家流血的人表达感恩。所有宗教性的节日都是表达对神的感恩。这个北美的感恩节哪,他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早期的移民对帮助过他们的土著人表达感恩。另一种说法那是第一批移民他获得第一个丰收之后,邀请帮助过他们的土著人一起表达对神赐予的感恩。其实我觉得呢后一种说法可能更接近这个节日的真实起源吧。

但是这世上唯独不应该有的就是对政府表达感恩。当然作为公职人员他们个人如果做出了特殊的贡献与牺牲,人们是可以自发的来表达感激之情的,甚至给这样的人设立感恩纪念日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政府作为一个整体,作为一个单独的政治人格是不应该享有被感激之心的。因为前面所讲的需要感恩的那几种情况都不会在政府身上发生。首先政府它永远不能够也不应该以陌生人的姿态对待遇任何一个公民。他就是全社会纳税养著的,他不存在这种情况说我可以帮你,我可以不帮你。因为我来帮你了,所以你得感激我。要知道政府产生的一天他就伴随著对每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你只能够是说因为它救灾来晚了而抱怨它,而不是说它来救灾了,没有逃避这个责任而对他感激涕零。

其次政府他永远不存在自己额外牺牲付出来造福他人的情况。因为他本来就没有自己的东西,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政府的一切资源是哪来的,就是从社会中提取来的,它通过收税这种方式所汇集上来的资源。政府自己不创造收益,他也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也就不存在自己额外付出让他人受益的问题。他只是利用社会上已经有的资源,加以合理的使用,服务于公共福祉而已。

第三,政府也不存在他的成就超出他职责范围的事情,任何公共事务都是他的职责范畴。而人们在心中又都为公共事务定下了一个满分线,这个满分线在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制度背景之下其实是没多大差异的。你像社会公平,任何形态的政府你都要求他做到这一点。那什么叫做社会公平了,他的满分线就是不妄不纵歧视和压迫零存在。公共安全的也是政府一定要去做的事情。那公共安全的满分线就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零犯罪率。公共福祉他的满分线就是没有终极目标,日子一定要未来过的比现在好。政府的职责就在于实现这些目标,而在这些目标让任何政府做的再好他只能尽量逼近,而没有办法完全达到或超越。这就像一个学生,给他设计那个考试的满分线就100分,他一个再优秀的学生他也只能考到100分的考不出101分,所以对待这个学生他的优异你只能表达夸奖。你不会说因为他考分考了高你就对他感激涕零了。所以说它不存在对政府感激之情的这种情绪基础和逻辑基础。

那么对政府最大的肯定就是对他优秀履行职责的赞扬,最大的奖赏就是让他继续履行职责。那为什么还需要特别的感恩呢?我这里说的还是那些体现的契约精神的政府啊,尚且不该感激,何况那些根本没有体现契约精神的政府。更何况那些既不体现契约精神,又在掩盖真相,还在向人们索取感激的政府。这个汶川地震以后最先到达灾区的也不是号称多么先进的解放军,而是民间志愿者,他们是没有必须帮助那些灾民的义务的,是跟那些灾民非亲非故,他们来帮助了,是要对他们表达感激。还有对那些在压力之下。守护真相还在追寻真相的人要表达感激。像调查这个汶川地震当中的豆腐渣校舍,收集遇难学生名单的这些人。因为他们做的事情是真正的不让这些灾难重演,而新华社是一方面宣扬遗忘,什么时间冲淡了伤痛,另一方面又在索取感恩,他所做的就是要让天灾当中的人祸不断的重演。你还要感恩他,你不有病吗。

但说到这里要打个补丁,就是新华社的那片让爱的涌泉奔流不息的报导他倒是没有明确说感恩的对象就是党和政府,但是5月11号新华社的社论当中说了党中央在救灾的过程中第一时间作出重要指示,什么党员干部冲锋在前,党组织在救灾当中发挥了积层战斗堡垒作用等等啊。还有5月12号人民日报的文章也说,这个汶川人民感恩党和国家的关怀,感恩全国人民和海外侨胞的支持,感谢伟大的时代等等。党国都是第一感恩的对象,这方面的文章大家见的也很多了,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中国人都知道,你在中国要说感恩,第一个感恩的对象排在第一个的只能是党和政府。在这种重大的公共安全事件上,你感恩别人也不行,那是与党争夺群众,视同谋反了。

上面说完了感恩,来说第二个新闻,就是川普昨天深夜发表推文说他正在和习近平一起努力让这个中兴通讯快速恢复业务。所以看起来中兴这一次又能逃过一劫、绝处逢生了。在我看来这个消息的最关键之处那倒不在于中兴公司,可能很多人很在意这个中兴公司,但是在中美贸易不应求的大背景下,中兴他必然显得很小了。关键是在于他那个所谓的和习主席一起努力,也就说习近平介入了这起个案。所谓一起努力,也就意味著习近平为了挽救这家公司他得做出一点具体的行动,他得有些让步。这个消息的出现是刘鹤15号率团来美国,参加那个中美贸易谈判的第二回合之前。也就是要为这个谈判创造一个好的氛围,川普做出一个善意的表示,也是期待著从这个回合的谈判当中有所收获。

我们之前也讲过中兴,也许以后还会轮到华为,他都是川普手上的一张牌,是用来逼迫中共做出让步的。你要让对方让步,就得挑对方在乎的事情下手。但进一步讲了,习近平如果已有意挽救中兴,他确实是可以做到的。问题只在于他认为这个棋子在他整盘棋当中发挥多大的作用,他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从中兴这个事情上出现的反复,我觉得可以从这么几个角度来看啊。第一个要提出的问题就是中兴这个事情现在又喘过气来了,是不是反映了川普的朝令夕改、反复无常。国内的媒体给川普起个外号特朗普,所以给得起个外号叫特没谱。他是不是很没谱了?从这一年的观察来看川普的反复无常是在他的言辞上在他的手段上,因为这些方面他确实和传统政客作法不一样,他没有那么慎言。但是他的反复并不是体现在战略目标上。

你像伊朗核问题、朝鲜核问题,在无核化的这个最终目标上他是没有变过,而且他对那个无核化的门槛设得还很高。在最大压力这个战略路径上,他也没有自己颠覆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看到了些混乱现象,你向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换了两次,国务卿也换人,他的战略顾问班农也被踢出局了。但是你一年回过头来看与其说这是反复无常,倒不如说川普他自己没啥政坛经验,他是个政坛素人。

刚刚上任的时候他没有什么信得过的班底可用,所以他的团队构成有临时性的色彩。所以这一年当中的很多主管官员经常表达出和白宫不一致的信号,就给人以混乱的感觉。一段时间内比较集中,这种走马灯似的人事变化他所体现出的是川普有贯彻他初衷的那个紧迫愿望,因此把和他理念有冲突的人都清理出局了。那在贸易问题上这个大幅度削减贸易赤字和阻止中国大规模补贴科技产业,还有反对强制转让技术这些根本问题上,川普是没有出现反复的。这些战略性的要求上他没有出现反复,而中兴是这个过程中的一颗棋子。

第二个问题要问的是现在中兴看起来缓过劲来了,是否他已经脱离危机了?那应该说还没有。就如同朝鲜现在再去谈无核化,给他设的门槛肯定比90年代第一波美朝谈判的时候要高,是一样。中兴再度进入市场,他的门槛也会更高。上一次关于中兴违规的判决,处理的结果是中兴要从美国进口必须申请专门的许可证。一次是三个月,到时候视情况再看要不要延长,同时给中心处以巨额罚款。这一会对他网开一面,条件只会比这个更严。除了对他的出口有专门的许可之外,也许还会限制数量。只把中兴维持在一个低水平的生存线上,以此作为监督北京履行协议的一个担保,相当于是把它当成一个人质。

其实是我的一个猜测了,就是从川普的立场来讲,以中兴和华为当作要挟,换得习近平的让步。再把他们作为质押品扣在手上,给川普带来的利益那是大于把这些公司给干死,至少短期之内是这样。但是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中兴的竞争力肯定会大打折扣,他的处境仍然相当不乐观。如果他长期只能维持基本的生存,还要支付巨额罚款的话,他仍然不得已要关闭一大批产能,要大批裁员。

第三个问题就是川普对中兴网开一面,是不是意味著中美马上就会达成协议了呢?现在看起来是临近了加关税的截止日期,第2轮谈判他肯定会有一些更加务实和具体的内容。达成初步协议的可能,或者在个别问题上达成妥协的可能性,他至少比月初那就谈判要大一些。但是最终立场上能否接近,这个其实还很不乐观。也就意味著哪怕是第二轮谈判、第三轮谈判离最终解决问题都还有比较长的路。你看这次刘鹤来美国,他是15号到19号待4天。上次姆努钦去中国只呆两天。所以这次流后来谈判的时间要长的多,那我想他就应该设计更多具体内容了讨价还价,会涉及到更多细节了。至于说这个中兴能否马上恢复生产,也许要试刘鹤谈判的情况是否顺利而定。川普的话很多时候不能逐字逐句的推敲,有时候他更像是塑造一种氛围,放个气球出来,敦促对方妥协。假如这个中兴能够获得一个临时延期的从美国进口的许可证,而这个延期的时间又刚好能够涵盖未来中美谈判所需要的时间,这一类的处理手法我想应该是比较合理的预期。

那这个中美的立场真的能够接近么?这个华尔街日报之前不是报导过吗,就是姆努钦财长带队去美国之前向中方发了一份要求的清单,其中造成分歧最大的是两项内容。第一就是要求中国把贸易顺差对美国来讲就是贸易赤字了,两年的时间减少两千亿美元。这个要求确实它通过双方的进出口贸易是很难达到的,因此我猜美方他是留了一些交换条件,就说中国更加开放市场,要求在两年之内就要达到一个可以衡量的收益,相当于对这个贸易赤字上没有能够实现的目标加以抵扣。第二个分歧那就是要求中方停止对科技行业这种大规模的扶植和补贴政策。这里的问题在于哪些产业政策是可以被容忍的,而哪些可能导致不公平竞争是需要做具体切分的,这里是有可以谈判的空间。你像欧美都有补贴新能源的产业政策,消费者购买油电混合车或者买了太阳能光伏板,政府都给予一定的补贴,按你的购买价格的一定比例政府返还给你。你家用太阳能发电,发出来的电政府也可以买去,他不让你受损失。这种产业政策都是鼓励民众转向使用新能源,同时也是变相的给这些新能源企业创造出更多的市场机会。

但是这种补贴那他是补贴消费者,同时他不区分本土企业还是外资,就说你只要是在我这投资设厂的,你生产出的这个新能源设备在我这里销售都享受这个优惠政策。同时这种补贴他也不创造出口方面的竞争优势,也就是说政府补贴本国的科技行业,有些是可以接受的是国际通行的,但是有一些了你加以曲解和放大是会带来不对等的竞争优势的。这里面是有大量混乱的解释,以至于国内有大量似是而非的文章。我相信谈判当中也有这方面的纠缠和争论,就说为什么某些手段别的国家可以用,我这不能用。那这方面的内容了我觉得是可以细致分析的,等刘鹤这回谈判有进一步具体的消息,我们再来聊。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