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买处方药小心:保险不见得便宜

2037

十分之一的处方药不用保险比较便宜。

您有没有过这种经验:在药房买处方药时,您的健保co-pay金额比药价还贵?近日一份《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共同发表的报导显示,这种情况很普遍,可能影响到美国十分之一的处方药交易。这意味著,消费者不应该假设通过保险买药就一定是最便宜的:有时药房的自费价反而便宜,有时则可能在网上找到更好的价钱。

由于药品价格不断上涨,保险公司把越来越多的药品开支转移到消费者身上。而在每一笔交易背后,不但制药公司(药厂)和药房从中获利,健康保险公司及其合作的药品福利公司(pharmacy benefit manager)也有利可图,致使消费者得照顾自己的利益。

该报导引用了几个案例。华盛顿州居民派翠克‧斯万勒杨(Patrik Swanljung)数月前在家附近的药房使用红蓝卡(Medicare)购买一种非专利(generic)的胆固醇药物,被告知三个月的药量要付$83.94。他嫌这个价钱不合理,回家上网发现一家叫Blink Health的网站提供类似的药品,只要$45.89。

因为药价谈判错综复杂,大多数保险公司使用药品福利公司出面跟药厂议价。这些谈判通常著重于品牌药物的药价。有时,为了节省整体的开支,保险计划里一些个别的非专利药品的价钱不见得是最优惠的价钱。

更甚之,有些保险计划有硬性的co-pay金额,如$15或$20。有些便宜药品可能原价都没这么贵,但有些消费者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仍然付了较高的co-pay。许多保险公司知道有这种情况发生,并要求药房把co-pay跟实际药价的价差退还给保险公司。这种作法被称为“扒回”(clawback),成了保险公司另一种收入,而不是退钱给消费者。

去年新奥尔良一家电视公司曝光这种扒回手段后,全美许多律师兴讼控告保险公司敲诈。Cigna、Humana、United Healthcare等几家大型保险公司刻都在打这种官司。

在价格混乱的情况下,有几家公司发现有商机可乘。除了上述的Blink Health及竞争对手GoodRx之外,药品福利公司Express Scripts也创建了一家直接卖药给消费者的子公司。据说,网络巨头亚马逊也正在考虑进入这个产业。

该报导的记者做了一个实验,选了100种处方药物,比较他们的保险价和非保险价。ProPublica记者的药品保险是通过OptumRx购买,纽时记者则是通过Express Scripts。他们透过GoodRx比价,发现竟然有40种药品的价钱比较便宜。
GoodRx成立于2010年,它与九家药品福利公司交易,然后将每一种药品最优惠的价格提供给消费者。

有些医生已经开始把这种服务介绍给他们的病人。伊利诺伊州家庭医生布莱德‧韦纳(Brad Wainer)说,他经常告诉病人上GoodRx看有没有更好的药价。“他们大多数开始都不相信我,直到他们自己找到了[更好的价钱],”他说。

但是这种比价的作法可能存在一些健康上的风险。有药剂师表示,如果消费者在不同的药房购买不同的药物,他们可能不知道药物互相之间存在的副作用而导致安全问题。通过保险卡购买药品时,药房系统知道病人所有的药物而适时警告可能发生的危险作用。一旦病人在系统外自行购买药物,这种安全机制就比较难以确保。肯塔基州一家药房老板克雷格‧色瑟尔(Craig Seither)表示:“要我来看,这是一个制造灾难的作法。”

对某些保险客户,自己买药会造成其他的经济影响。新泽西居民苏珊·汤姆森(Susan Thomson)有一个高抵扣额的保险计划,即她的保费比较便宜,但保险公司要等到她一年的医药费用超出抵扣额后才开始给付。

十多年来,她一直使用一种名为磺胺醋酰钠的乳液治疗她的皮肤病红斑痤疮。去年,她在CVS买药的价钱是$75.07,但是今年CVS涨价到$99.03。如果她不通过保险去GoodRx买则可以得到$75.57的价格。

CVS发言人迈克尔·德安杰利斯(Michael DeAngelis)知道有类似汤姆森的消费者,但表示这种现象很罕见。同时还指出,汤姆森此举会使她的消费不列入保险计划的抵扣额花费计算,意即她可能要多花钱才会开始得到保险公司的给付。除此之外,他还指出,当消费者自费买药时,每个月的价格也可能差别很大。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