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败屡战,科学家或发现阿兹海默诱因

266
source: Flickr/Wagner Cesar Munhoz

过去数十年来,阿兹海默(老人痴呆)症新药的开发,一直是人类难以跨越的鸿沟,各大药厂屡战屡败,临床试验失败率高达99%,至今仍一筹莫展。

然而欧美医学期刊上近期发表的几项研究用大数据向世人揭露一个新的病因:病毒感染。这突破性的发现可能开启一个全新的治疗方向。

2018年,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的乔尔.达德利(Joel Dudley)博士在《神经元(Neuron)》期刊上发表了研究。随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露丝.伊扎基(Ruth Itzhaki)教授也在《前卫老年神经学(Frontiers in Ageing Neuroscience)》中发表了她的独立研究。两篇研究都发现阿兹海默症和疱疹病毒感染有关,不过两个研究针对的疱疹病毒种类并不相同。

感染人类的疱疹病毒有9种,最常听说的是造成嘴唇疱疹的Herpes Simplex Virus-1 (HSV-1)及性器官疱疹的Herpes Simplex Virus-2 (HSV-2)。不过几乎所有人在儿时都会感染的水痘(chicken pox)也是一种叫Varicella Zoster Virus (VZV或HHV-3)的疱疹病毒引发的。

病毒说争议大

达德利的研究著重于human herpesvirus-6A (HHV-6A)及HHV-7与阿兹海默症的关联。而伊扎基则发现阿兹海默症似乎与严重的HSV-1及VZV感染症状有关。

病毒可能在阿兹海默症扮演重要角色,早在科学家心里萌芽,但一直没有机会与方法证实。达德利的研究里对超过900位捐赠者的大脑进行大规模的数据分析,发现大脑里的病毒量和阿兹海默症标记有关。

这项研究从3个大脑基因体数据库,找出622个阿兹海默症患者样本,与其将322个健康的捐赠者样本对比,分析了DNA和RNA,试图了解两者的遗传讯息是否不同,以及基因表现是否一致。

研究团队意外发现,阿尔茨海默患者中活跃的基因跟对抗病毒的基因是同一组基因。和健康的大脑相比,阿兹海默患者的大脑里疱疹病毒6a和7明显上升,他们也发现疱疹病毒和负责产生β淀粉样蛋白(beta-amyloid)的基因有关。研究人员相信,β淀粉样蛋白是大脑里免疫反应对抗病毒产生的结果,并可能导致患者大脑中形成的斑块(plaque)。

几乎九成的人小时候都得过人类疱疹病毒6a和7,就是轻微的皮肤病玫瑰疹和发烧。疱疹病毒终身潜伏在体内,在压力大或疾病时突然爆发。如果意外地突破血脑障壁,可能会提高阿兹海默症的风险。

然而许多阿兹海默症专家对此“病毒说”存疑。有些专家提出鸡生蛋、蛋生鸡的疑问:是病毒使患者更容易得阿兹海默症,还是阿兹海默症患者比较容易感染病毒?
旧金山格莱斯顿神经疾病研究所主任雷纳德.默克(Lennart Mucke)博士赞扬达德利的研究为“令人印象深刻且设计得非常好,”但是指出,过去也有许多感染导致阿尔茨海默病的论调,不过“没有一个在经过严格的因果评估后得到证实。”

台湾大数据提供佐证

伊扎基的团队则是研究了涵盖台湾99.9%人口的全民健康保险研究资料库。

“证据惊人的显示,HSV感染者的老年痴呆症状风险要大得多,并且HSV-1症状严重的人在接受抗疱疹病毒治疗后,患上痴呆症的数量急遽下降,”伊扎基表示。

伊扎基先前的研究也发现HSV-1导致神经元的斑块。

治疗新方向

“应该强调的是,台湾的研究结果仅适用于罕见的严重HSV-1(或VZV)感染,”伊扎基坦承。“理想情况下,我们该研究患有轻度HSV-1感染的人群中的痴呆率,但这些症状通常没有记录。”

不过她指出,“现在已有超过150份研究支持HSV-1与阿兹海默症的关联,这些台湾研究结果指示我们尝试使用抗疱疹病毒药物 – 一个安全的疗法 – 来治疗阿兹海默症。并鼓励开发新的HSV-1疫苗。”

对病毒说一向存疑的凤凰城班纳阿兹海默症研究所执行主任埃里克.雷曼(Eric Reiman)博士则保守的认为,这些发现也许将来可以带来新的治疗策略。除了用病毒疫苗预防感染,也可能检测容易受感染者的基因以“找到更好的方法来理解和治疗这个疾病 – 包括可能违背现有观念的方法。”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