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药价两步骤 川普履行竞选承诺

62
美国卫生部长Alex Azar

川普总统于5月11日在白宫玫瑰花园宣布将实践他竞选时降低药价的承诺,并提出了一个44页的蓝图。左右两派的媒体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有些媒体抨击这个计划是川普政府官商勾结,因为负责执行政策的卫生部长(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阿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曾任大药厂礼来(Eli Lilly)的总经理,而且当日药厂的股价不跌反涨。他们同时认为这个计划不会有巨大收效,因为它没有要求医疗保险Medicare直接跟药厂谈判药品价格。比较客观的媒体则认为这个计划虽然不完美,却有许多重要的改革,有可能对未来的药价产生重大影响。

川普计划能不能帮到美国人民?本报试图将各方的报导整理如下。

医保的药价谈判

首先,Medicare(即蓝卡医保)到底有没有议价的权力?人们是通过蓝卡“D部分”(Part D)获得处方药的保险。这个保险并非由政府直接提供,而是由不同的私人保险公司提供。受保人可从不同公司提供的D部分计划中根据需要选择最适合的保险。

为了争取客户,每家保险公司都会尽力把药品价格压低。这种竞争机制是D部分项目自2003年成立时就存在了。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在2014年的报告中指出:“D部分的竞争结构大力的激励业者抑制他们的支出…业者主要使用三种方法:他们鼓励使用价格较低的品牌药、他们谈判降低品牌药的价格、并鼓励使用无牌药(generic drugs)。”

富比世杂志指出,D部分是医保史上最成功的成本控制手段;历年来它的支出皆大幅低于预算。

历年蓝卡Part D支出比较

由联邦政府代表所有的保险公司单一和药厂议价,结果会更好吗?阿扎尔不认为,因为医保必须提供所有食品药物管理署(FDA)批准的药方。他还指出其他专家也支持他的意见,如奥巴马总统任内的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主任彼得‧奥尔萨格(Peter Orszag)。奥尔萨格在推文中写道:“除非有约束力的仲裁、单方面的定价或政府制定的药单(CMS formulary),阿扎尔部长是正确的,单单谈判在很大程度上是无足轻重的。”所谓CMS formulary,就是允许医保摒除一些药品在给付的名单之外。

行动计划内容

川普的蓝图有两个部分:立法的部分需要国会合作,但也有政府部门可以单方面推动的项目。

卫生部不需要经过立法就可以推动的项目包括:

1. 增加市场上的竞争。这个做法包括:简化FDA的无牌药批准程序,以激励品牌药的竞争环境;鼓励使用生物仿制药(即非品牌的生物科技药物),并减少其使用障碍;阻止品牌药厂耍手段拖延无牌药的上市。

2. 允许医疗保险批量购买昂贵的药物,从而限制垄断业者的定价权力。

3. 要求中间商(PBM)将谈判得到的回扣直接还给使用这些药物的患者,而不是从中获利或用其降低其他受保人的保费。在回扣上增加透明度将让消费者知道何种药物的价格对他们最有利,此举或可鼓励药厂提供更多回扣给病人。

4. 要求制药公司在电视广告中披露他们药物的定价。这里的想法是,当人们知道一种药物有多昂贵时,舆论压力会使药厂在定价上不那么贪心。

需要国会合作的地方

立法部分,川普政府希望国会能够达成三项协议:

1. 不再强制医保给付所有的药物,允许止付某些昂贵的药物。

2. 限制蓝卡“B部分”药品开支的成长。医保B部分给付的是医生门诊的开支,其中包括许多需要医生监管的药物,如昂贵的抗癌药物。

川普政府希望限制医保每年给付的费用增长额度与消费者通胀指数(CPI)挂钩。此举可抑制药厂每年以两位数的涨幅哄抬药物价格,为纳税人节省数百亿美元。同时将B部分的药物转到D部分去,使增加D部分的议价能力。

3. 修改1983年的孤儿药法和2009年的生物制品价格,竞争和创新法案,以帮助患有罕见疾病的病人被没有竞争对手的药厂敲诈。

多年来,药厂的游说说词一直是,因为研发新的药物很昂贵,他们必须有能力获得高利润才能持续创新。做为一个前业者,阿扎尔说:“我曾是一家制药公司的高管,我知道那些陈腔滥调:如果药厂的利润少了一分钱,美国的创新就会陷入停滞。不要再跟我重提这些老调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