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发现:脸书用户只有四种类型

951

哈利波特的粉丝都知道,在巫师的世界里只有四种儿童:勇敢的、聪明的、邪恶的…还有其他。对庞大的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的用户来说,简单的分类却不是笑话。虽然脸书用户的分类跟哈利波特不一样,一份新的研究发现,用户的使用方式可以大致分类成:“关系建设者”、“走马看花者”、“扬声筒”和“自拍者”。

这份在“国际虚拟社区和社交网络”(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Virtual Communities and Social Networking)上发表的新研究证实了脸书有一种“罗生门”效应,即不同的用户群体对使用体验有各自不同的阐释。研究人员也惊讶的发现,用户可以轻易地分成以上形容的四类人。

研究团队来自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传播学院,他们使用一个48题的调查问卷,邀请调查对象回答同意与否,如“Facebook造成压力,它使我沮丧”、“Facebook让我即时从朋友处获得帮助或答案”等。事后,研究人员还对调查对象逐一采访,以收集更深入的见解。

值得注意的是,本研究仅涉及47个对象,而且只限于18到32岁的美国人。但研究团队认为,他们使用的Q methodology分析法足以从小样本得到充分的分类结论。该技巧采用排序、统计、因子分析方法来研究主题上的不同观点。

当你阅读下面的分类时也许会说,“我好像属于不只一个类别。”

作者承认,我们不见得都能被容易归类。但他们主张,我们应该会同意自己最符合某一种类型。至于年纪在研究对象以外的人们,你的脸书使用方式说不定会超出这个既定范围。

关系建设者 Relationship Builders

脸书对这些人来说,有点像过去的邮件和有线电话:是强化与朋友和家人关系的工具,而且让他们延伸现实生活中的关系。最代表他们心声的一个说法是:“Facebook帮助我表达对我的家人的爱,也让我的家人对我表达爱。”

研究人员解释,这票人不认为Facebook是一个“开放的虚拟社会,而是一个讲个人故事的集中点。在这里,信息在朋友和家人之间自由流动。”有一位受访者甚至承认,她不习惯打电话给她的家人,所以Facebook成为一个容易跟家人打招呼,并分享爱意的地方。

关系建设者不但会发表很多内容,也时常观看图片和视频;他们经常对其他人分享的图像和内容进行评论,并与之对话。

走马看花者 Window Shoppers

这类人视Facebook为现代生活中不可回避的一种“任务”,他们很少透露个人信息,分享照片或撰写。他们也不太喜欢点赞或评论。

对这些人来说,Facebook让他们观察众生。大多数走马看花者都认同以下陈述:“我可以自由地看我心仪的人的个人资料,了解他们的兴趣和关系状况”,或者“我必须使用Facebook才能保持与人的联系。”

一位走马看花者告诉研究人员,“我宁愿过在Facebook以外的生活。”另一位则说,Facebook不适合“发表自己的信息或日常生活,或者我上周六做的事情,因为我认为关心我的人会跟我一起作这些事。”

扬声筒 Town Criers

这类人视自己为记者、活动家和活动组织者,他们视Facebook为讲台。与关系建设者不同,他们的虚拟世界不同于现实生活中那样。他们可能觉得需要广播信息给关系密切或遥远的人,但他们不见得需要回应。“有时候他们贴东西,他们甚至不在乎别人喜不喜欢。”

这群人经常在大问题上发出警报,或认为Facebook最适合传递最新的笑点。在这个政治动荡的时代,人们不得不怀疑,这些人发布大量的网络文章,是不是帮Facebook赚了最多的广告收入,并帮其进一步削弱报业。

不过扬声筒不见得会分享个人信息。尽管他们发出很多警讯(无论真假),并邀请人们参加活动,但他们很少透露隐私。

不透露隐私和不互动并不代表对他们对熟人没兴趣。“我不在Facebook上跟我的家人谈话,”一位扬声筒对论文作者解释,“因为他们的重要性超越这个。”

大多数扬声筒宁可通过直接的渠道,如电话或短信与人进行实际交谈。

自拍者 Selfies

我们都知道这种人,管你喜不喜欢,他们也不在乎。他们的行为甚至激发了上千文章,探讨“千禧一代的自恋狂”。

虽然自拍者通常使用与关系建设者相同的Facebook功能 – 发布图片,视频和状态更新,但主要是让人注意自己。他们在别人的赞赏和评论中得到激励和;自拍者认同以下声明:“我收到的『喜爱』越多,我越觉得被同侪认可。”

在受访时,一位自拍者说:“拍摄照片留在手机上,一点意义都没有,但是一旦我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些东西,就表明我已经做了一些事情。”

研究人员发现,自拍者不在乎网上呈现的自己的真实性。不过这种倾向也可能存在于任何类别。“即使是关系建设者,他们也可能在Facebook上营造与某人有亲密的关系,但事实却不见得如此。”而对扬声筒类型的人,电脑可能提供一个发声的保护屏障,因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不一定能自在地分享他们的想法或观点。

的确,网络互动的一个诱人点,就是人们能够创造出一个更好或不同版本的自己。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