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英國富二代到一個入不敷支的家庭生活了兩天…

64

一個富二代跑到一個入不敷支的家庭生活了兩天…

話說在最近,英國的電視台播出了一個叫《Rich Kids Turn Skint》(富家子弟變窮光蛋)的節目,

這個節目的主角,是照片里這個叫Fergus Prutton的小哥,他今年23歲,

 

Fergus的家庭環境非常好,從小他就不愁吃喝,

如果想知道英國有錢人家的孩子是怎樣生活的,看看這個小哥的日常就知道了,

小哥住在倫敦有名的富人區切爾西,這裡的房價,遠超英國其他的大部分地區,許多的銀行家,商人和電影明星都住在這裡。

 

小哥住的是一個3房的房子,裡面有休息室更衣室等地方,休息室有一個120寸的家庭影院,還有各種遊戲機設備,供他平時和朋友玩耍。

 

廚房裝修非常華麗…

 

他的衣櫃里,平時穿的衣服,大多數以名牌為主,YSL的包包,紀梵希的襯衫,各種名牌外套,隨便一件都是幾百鎊上千鎊起步,

他說光是他平時常穿的那些衣服,價值可能就在1萬鎊往上。

 

 

Fergus每天的生活,就是睡到自然醒(10點左右),然後開始玩遊戲,玩累了,他會去健身,然後收拾一下外出吃飯,或者和朋友一起去玩耍。

 

 

平時他也喜歡外出旅遊,各種著名且貴的旅遊景點他基本都去過了,像其他的年輕人一樣,他喜歡把自己旅遊的照片Po到自己的ins帳號上。

 

當然,房租和所有開銷,都是他爸媽給的錢…

生在這麼有錢的家裡,可以說是相當幸運了,

當然小哥也不是每天無所事事,他有一份工作——準確來說,應該是上個月還有一份工作。他之前在一個健身房工作,不過剛剛被炒了…

小哥的夢想是成為一個白手起家的百萬富翁,但目前還沒有頭緒,無從下手…

 

在這次的這個節目里,小哥要去另外一個個他家境完全不同的家庭里生活兩天,

 

雖然對方也生活在倫敦,但卻是一個相對貧窮的地區。

在出發前,他和自己的好朋友說出了自己未來幾天的計劃,對方還開玩笑的問他會不會把Gucci外套帶上。

 

對於這個計劃,小哥比較樂觀,覺得一切並不會太困難。

他唯一的擔擾是怕自己會挨餓,因為他要按照對方的生活預算去生活,而他本身很少吃那些廉價的冷藏食物…

畢竟,在自己這種富有的環境下長大,他自己也承認「根本不理解窮的含義」,也從來沒有過錢不夠用的情況出現…

畫面一轉,這一家人,就是小哥將要一起生活的家庭。

 

這個女人是這個家庭里的4個孩子的單親媽媽Anna,她的大兒子已經搬出去住,她如今和其他三個孩子一起住。她的工作是一個孩子護工,已經做了這份工作20年。

 

Anna對這份工作最大的不滿是,工作佔據了她生活的很多時間,令她很少時間可以陪自己的孩子。

她每天很晚回家,她的大女兒幫她照顧家裡的其他孩子,還做了大部分家務,基本等於家裡的大家長了。

 

然而,即便工作這麼累,這個家庭的收入每個月也只有1000鎊,甚至遠低於英國人的平均月薪。

1000鎊每個月要養活幾口人,還要支付幾個孩子學習費用,自然非常拮据。Anna每個月不但沒有剩餘,反而她還經常需要向自己的父親借錢。

外出吃飯,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很難得的事,大部分時候,他們都是隨便應付一頓。

 

當別人都出國旅行的時候,他們只能在自家小小的花園玩玩…

 

至於購買奢侈品?想都別想了。

對於即將到自己家生活的這個富家子弟,Anna希望可以讓他知道錢來得並不容易,生活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終於,到了計劃開始的第一天,Fergus坐車前往Anna的家裡,

 

此刻雙方都有點緊張,Fergus怕和對方相處不愉快,而Anna則因為沒辦法提供Fergus日常生活所需要的生活用品而感到過意不去…

忐忑的按門鈴…

 

在互相介紹一輪後,

小哥迎來了第一輪衝擊——他接下來這兩天住的地方,是客廳的沙發。

 

Anna接著帶他參觀了廚房,還順便向他傳授了一些他從來沒聽過的生活小技巧,比如在超市怎麼購物會更優惠..Fergus若有所得。

 

對於Fergus,Anna的第一印象是——很貴氣。她說自己還沒認識哪個朋友叫Fergus這個名字的…

她也非常好奇像Fergus這樣的富家子弟的日常生活,一直追問他生活細節,

Fergus說自己經常會花錢在一些不實用的東西,比如晚上出去玩一下喝點酒,有時候就得花幾百鎊甚至上千鎊。當時Anna聽到有點不敢相信

 

Fergus說這些的時候,顯得非常不自在,他非常在意這家人的看法,一直用「尷尬」來形容自己的花費習慣,

 

因為他知道自己說出這些數字,可能會傷害到這家人的自尊心——自己一天的消遣花費,就是對方一個月的收入。

當他聽到Anna一家一個月只花150鎊在食物購物上時,他很驚訝,但臉很快恢復了平靜。Anna反問他的食物預算,他支支吾吾的說自己每周花140鎊左右在吃飯上。

 

雙方對於對方的這個預算都有點不敢想像——雖然140鎊每周的飲食預算在倫敦並不算高,但對於Anna這個貧困的家庭來說,這已經是很誇張的數字。

而對於Fergus來說,150鎊一個月的食物購物預算,更是不敢想像…

然而,這家人的財政帶給Fergus的震撼遠不止如此,

在小院子里,Anna和他聊天,繼續讓他了解自家的情況,

 

Anna這個房子是租住的,每個月房租是540鎊,另外每個月幾個孩子的各種雜費是600鎊,

光是這兩樣開支加在一起,就超過了她每個月1000鎊的收入,就別提其他開支了,

Anna說自己每個月需要「額外幫助」,她沒說額外幫助是指什麼,可能是拿政府補助,也可能來自家人的幫助…

Anna反問Fergus每個月的房租和開支是哪裡來的,他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基本都是來自父母。

 

她問了他一個問題——「假如某天你爸媽說,不能再給錢你了,你怎麼辦?」

Anna鼓勵他努力去爭取經濟獨立,他沒有信心,Anna以自己舉例:

「我16歲就要出來工作,連家也不能回,這個房子里的所有一切,雖然在你看來不算什麼,但都是我努力賺回來的」

他一邊聽一邊點頭,有點羞愧。

倆人在談話的時候,Anna對他戴著的一塊手錶突然很感興趣,問他:

「那個表是什麼表?」

 

然而,Fergus下意識把手上的表擋住了…

 

在這個貧苦的家庭面前,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有點不自在,

他很在乎這家人的看法,善良的他可能知道自己身上的物品的價格,會傷到對方的自尊…

然而Anna窮追不捨,Fergus只好亮出了手錶——是一個勞力士的手錶。

 

Anna問這個表的價格,他支支吾吾的說,這個表是自己爸爸在他21歲時候送他的生日禮物,

Anna問他這個表的價格,他說大概是5000鎊到8000鎊這樣。

Anna一臉的不敢置信:

「你開玩笑吧?」

「這個表,是我6個月的工資」

「而你把它戴在手上」

 

 

Fergus一臉尷尬,移開自己視線盯著別處,說:

「是啊,有點瘋狂」

 

事後,Anna獨自一人接受採訪時說

「我們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

我要很努力才能得到我想要的東西,而他伸手就有了一切。

如果他爸爸停止給錢他,

我覺得…他可能會成為一個乞丐吧」

經過簡單的了解和溝通,Fergus開始嘗試融入這個家庭,

他第一步要做的,是跟著Anna學做一個廉價家庭午餐,

 

做好了端給家裡的娃吃,

 

一邊吃一邊聊天,Anna讓幾個娃吃完把盤子給Fergus拿去洗,結果她6歲的娃很懂事的說自己吃完洗。

這舉動讓平時完全不做家務的Fergus很感觸,因為在他這個年齡的時候,他這些都是讓自己的幫傭做的。

 

Fergus的周末節目基本都是和朋友們吃喝玩樂,大手大腳花錢,

但這個家庭的周末活動就比較綠色,基本都是去附近的一個公園裡玩耍,健康有益,最重要是不花錢。

 

幾人坐下聊天時,Anna問他:

「我猜你平時周末應該很少會來公園這些地方吧。你平時周末和假期都是怎麼過的?出國嗎?」

 

然後Fergus就說,

「我這個暑假出國了幾次…」

Anna怔住了:「就這個暑假就出國幾次了?」

「對,6月份我去了義大利,7月份也在義大利,8月份我去的法國。12月份我還打算去巴哈馬…」

他沒留意到她們看他眼神是這樣的

 

Anna問他這些旅途花費是誰支付的,Fergus說是和家人一起去的。

接著她說出了自己出國旅遊的經歷——經歷為0,因為她還完全沒有出過國,甚至連一本護照都沒有。

 

鏡頭一轉,

Fergus在一家咖啡館裡忙裡偷閒和自己的朋友視頻,

對方在視頻里惡作劇地把在吃的東西亮給他,他一看,是平時自己吃的各種貴食物,頓時口水就止不住了,趕緊讓對方收起來,因為他現在很餓。

 

他聊起了自己在這個家庭的經歷,

說Anna居然沒有出過國,還沒有護照,

說自己和四口人擠在一間屋子裡,

說自己住在屋子的沙發上….

在這些有錢孩紙的眼裡,這些幾乎是一種奇觀的存在…

回到Anna家,他要負責幫忙做這家人平時做的晚飯。因為是體驗這家人的生活,所以很多事情都要他親力親為。

 

做飯的時候,Anna再問到Fergus一些生活上的事,他說自己剛考到駕照就讓爸媽買一輛很貴的車,但他不想跟Anna說自己想買的是什麼車,說自己忘記了。

他給Anna看了自己ins上的照片,說自己在18歲的時候出了次車禍,自己和弟弟都差點在車禍里死掉,之後家人就對他開車管得很嚴了。

 

之後就比較尷尬了,

因為Anna說到自己並沒有考駕照,

因為錢都給家裡孩子買各種東西,還得應付家裡開支,所以沒錢考駕照…基本她出門都是坐地鐵巴士或者靠走路。

 

在前往Anna家之前,Fergus就在網上谷歌過這個區,知道這是一個犯罪率非常高的區域,

然而,真正來到這裡之後,他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在吃完飯後,他和Anna聊天,得知Anna的一個好朋友的兒子,一年多之前,在附近的一個持刀搶劫案中被刺身亡,

這個孩子比Fergus還年輕,去世的時候還不滿20歲。

 

為了讓Fergus體會一下這個貧窮且犯罪頻繁的住宅區的真實情況,Anna決定帶他晚上出去溜達一下。

 

結果就在街上逛這麼一會,他們在大街上見證了很多車子追逐,還有一群小流氓挑釁他們,把沒經歷過這些的Fergus嚇得呆住了。

 

因為這個區太危險,節目組當時甚至給他們安排了一個保鏢。

隨著時間越來越晚,這個保鏢擔心他們的安全,催促他們早點回家。

 

這個保鏢留意到有一輛關掉車燈的車子已經第二次從他們身邊經過,以他的經驗,這可能是因為節目組吸引了對方的注意,於是建議他們結束錄影趕緊回家

 

「接下來任何事都可能會發生,就算警察過來的話也太晚了」

Fergus聽從他的建議,一幫人上車回家了。

 

貧窮導致的犯罪,這是住在富人區的Fergus從來沒有過的體驗。

回到家,睡覺時間到了,可能因為吃不飽,他去找了個餅乾,一邊啃一邊在沙發上度過了自己的難忘的晚上。

 

第二天起床,Anna負責給他和孩子們做早餐,而他負責陪孩子們玩耍。經過一天的相處,他已經和孩子們打成一片了。

 

吃完早餐後,Anna給了他一個任務——去購物買食物。

當然,還是以她家平時的預算——40鎊,一周的食物預算。

Fergus碎念念算了一下,40鎊,4口人,每人一周10鎊(約90 RMB)…

要知道,這在Fergus看來,這只是他平時一頓飯的錢啊。

不管怎樣,

他硬著頭皮答應了。

 

他拿著Anna給他的錢,在商店裡面一頭霧水,因為他基本都是在網上購物,像這樣去商店裡買東西的經歷,少之又少。

 

門外的Anna看著這一切,樂了。但是節目組要求她不能進去幫忙。

 

一開始的時候,一切貌似都還很正常,他挑著麵包,蔬菜這些東西。

慢慢的,畫風就跑偏了,他開始買很多薯片零食,巧克力這些給家裡的幾個孩子,

 

Anna看著這一切,無奈了。

 

經過40分鐘的挑選,他終於要去結賬了。

他忐忑地把東西遞給收銀員,眼睛盯著櫃檯顯示的價格…

 

非常尷尬的,

第一個籃子的東西還沒算完,他買的東西價格已經接近40鎊了。

沒辦法之下,

他只好把一些他覺得不是很重要的東西逐一擺回遠處,把最後的預算控制在了40鎊內。

 

回到家他逐一把買到的東西給Anna看,冷凍肉末,熱狗腸,冷凍雞肉,薯條,速食漢堡,Anna看到他惶恐的小眼神,表揚他做得很好,順利完成任務。

 

然而Anna接受節目組採訪的時候,說他買的這些,其實並不是她要的東西。但她起碼看到了他為之作出的努力…

——在這之前,Fergus買東西並不會太在意價錢的部分,但經過這次,他開始留意到每樣東西的價格。

然後,他動手給他們做了一頓美味的午餐——速食漢堡和薯條。

 

 

接著,

Fergus又回到了那家和朋友視頻的咖啡館,向朋友彙報自己的經歷,

 

他說自己給這家人花了40鎊購物,買了一周的口糧的事。

他說自己晚上和Anna他們出去在路上遭遇其他車子跟蹤的事,說起來還有點後怕。

對方也是溫室長大的孩子,對這一切都很好奇,

他問Fergus說經常看新聞說有人被捅什麼的,是不是在你那邊經常會發生這種?

Fergus說是的,Anna的一個朋友的兒子就遭遇了這種事…

對於這倆人來說,這些新聞上發生的這一切,曾經那麼遙遠,

然而,就在同一個城市,這種事卻發生著…距離他們是那麼的近…

Fergus的體驗之旅快要結束了,

在回到他的富人圈子生活前,

Anna決定帶他和家裡幾個孩子出去好好搓一頓。

 

然而,

說是搓一頓,其實也就是一間Fergus平時怎麼也不會進去的比較廉價的餐廳。

但這一切,是Anna可以負擔的最好的餐廳了。

對此,Fergus也非常感激。

 

在這頓飯上,大家倘開心扉談話,Anna說一開始以為Fergus這種富有人家的孩子會自命不凡和勢利,但和他相處之後,發現他非常容易相處,對他一下改觀。

 

至於Fergus,

在被問及他這兩天的收穫時,

他說到自己學會了人不可貌相,不能用一個人的社會階級判斷其貢獻。

在最後,Fergus也給了Anna一個小小驚喜——一束鮮花,作為她這兩天來對他的照顧和教導。

 

除此之外,他還給他們一家人買了去倫敦奧林匹克公園裡的瞭望旋轉滑梯的門票,在這個瞭望滑梯上,可以看到全倫敦的景色。

 

對於生活拮据的這家子來說,這是一個不小的禮物,這家人都非常高興。

 

大家拍照留念

 

回到家,終於到了離別的時刻了。

在Fergus收拾自己的行李時,Anna帶著自己幾個孩子過來,這兩個小孩和Fergus的兩天相處里已經成了好朋友,捨不得他的離開。

 

 

互相擁抱後,Fergus離開。

 

後記

Anna用Fergus送的門票,帶著幾個孩子去遊玩了一遍,過了開心的一天。

 

Anna和Fergus在拍攝完這個節目後,也一直有聯繫,Fergus答應她遲些日子會抽時間出來幫忙照顧她的幾個孩子。

 

階層的差異,本來註定他們這輩子可能都不會有交集,因為這個節目,認識到了對方,並且成為了好朋友。

然而,像他們這樣特殊的友情,在這個城市的社會裡,卻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轉自:雪花新聞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