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理财顾问的两次见面

360
(Flickr by Amtec Staffing,CC BY-SA 2.0)

我们中国人很喜欢存钱,十个中国人中有十个人家有存款,但让人头疼的是,现在的银行有一大堆让人眼花缭乱的投资产品,你应该选取哪种来让你辛勤劳动得来的钱,不仅安全,而且可以有一定的增长?

当然,只要你有节余,银行就一早盯上了你的钱,如果你去银行办事,前台的办事员就会建议你与他们的投资理财顾问约见,谈谈如何投资你的存款。而见了投资理财顾问,他不外让你回答一些问题,看你对冒险有多大的承受力,如果可以承受高风险,那么就让你买股票基金;如果承受力低,就买债券基金;如果承受力中等,就买平衡基金。然后告诉你从长远考虑,不要怕短期波动。理论是,高风险高回报,长期投资不怕波动,最后就会赚到钱。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没质疑过这些建议,但后来发现,巴菲特对投资是不熟不做,而且对要投资的公司都反复研究,可我们到底有几个人对银行介绍给我们的投资产品了解?还有,是不是高风险就一定有高回报?我看高风险下,破产的不少。还有,你买了一种基金之后十年不动,它就真的增长很好吗?不一定,有的基金根本像乌龟爬,还不如定期存款呢。

从怀疑这些理论之后,我开始自己给自己做理财顾问,自己了解国际国内的政治形势对经济的影响,于是每次去银行调整我的投资,就出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两个月前,我去银行,要把我买了几年的一种基金卖掉,结果从前台到银行经理都极力劝阻,说让我等理财顾问来。等到他来了,我们进行了一番很有意思的谈话。

首先,他同意我把这个基金卖出,因为现在利息的趋势是向上走,对这种基金不利。其次,他对我要买入的基金极力阻挠。我知道背后的原因,因为那个基金是被动式的,也就是基金经理没多少活干,所以管理费很少,银行赚的钱就少。当然,他不会这么说出来,他只是吓唬我,如果我买这个基金,那么将来什么时候跌都不会有基金经理操心。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灵光一闪,知道应该如何买这个基金才能降低风险了。他又说,如果川普被弹劾和,他竞选时的诺言不能实现的话,股市可能会大跌。我说,我相信川普不会被弹劾,至于他的竞选诺言,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全部实现,但肯定有一部分会实现。再说,如果股市大跌,所有的基金都会跌,但从历史上看,这种基金反弹比一般的基金快,所以,有什么可怕的呢。

过了两个月,我又去那家银行调整我的退休基金帐户。这次不知为何,有两位投资理财顾问为我服务。其中一位一开口就谈起我两个月前卖掉的那笔基金,说那个基金如何如何好。我看他侃侃而谈,心想,这个人的销售技能真是太差了。我既然卖了就表示不喜欢,贵银行有几十种产品,为什么不去努力给我介绍一些新产品?我对他俩解释了我对政治和经济的分析,他们听了后,表示同意,然后他们对我感兴趣的投资产品做了详细介绍,并帮助我买入了我挑选的产品。

我不是说不要相信银行的理财顾问,我只是说,我们要对自己辛苦赚来的钱负责,所以要学一下如何投资理财,心里有个数,而不是顾问们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毕竟他们是为银行打工,不是为你打工。你的需要不一定与银行给他定的目标相符。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