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雄武之姿 立匡正奇功——一代风骨魏武帝曹操

54
曹操的书法作品

东汉末年,群雄并峙逐鹿中原,曹操以汉天子的名义征讨四方,对内消灭二袁、吕布、刘表、马超、韩遂等割据势力,对外降服南匈奴、乌桓、鲜卑等,统一了中国北方,并实行一系列政策恢复经济生产和社会秩序,扩大屯田、兴修水利、奖励农桑、重视手工业、安置流亡人口、实行“租调制”,从而使中原社会渐趋稳定,经济出现转机。黄河流域在曹操的统治下,政治逐渐清明,经济逐步恢复,社会风气有所好转。曹操在汉朝的名义下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在当时都具有积极的作用。

曹操深通兵法,在战略、战术方面都能应付裕如,常用计略来应付一系列的群雄并取得胜利,他甚至还为孙武(孙子)所著作的《孙子兵法》做过注释——《孙子略解》,这是《孙子兵法》最早的注释本。

曹操不但精于兵法,更是深通诗文,善用诗歌抒发自己的政治抱负。

对酒

酒歌,太平时,吏不呼门。
王者贤且明,宰相股肱皆忠良。
咸礼让,民无所争讼。
三年耕有九年储,仓谷满盈。
斑白不负载。
雨泽如此,百谷用成。
却走马,以粪其土田。
爵公侯伯子男,咸爱其民,以黜陟幽明。
子养有若父与兄。
犯礼法,轻重随其刑。
路无拾遗之私。
囹圄空虚,冬节不断。
人耄耋,皆得以寿终。
恩德广及草木昆虫。

曹操父子皆有高度的文学修养,由于他们的提倡,一度衰微的文学有了新的生机。在当时建都的邺城铜雀台(故址在今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境内),聚集了一大批文人。诗、赋、文创作都有了新的突破。曹操本人的散文亦清峻整洁,开启并繁荣了建安文学。建安文人以开阔博大的胸襟、追求理想的远大抱负、积极通脱的人生态度,为中国诗歌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美学风范——“建安风骨”。

建安文学尤其是诗歌,吸收了汉乐府民歌之长,情词并茂,具有慷慨悲凉的艺术风格,比较真实地反映了汉末的社会现实以及文人们的思想情操。李白有“蓬莱文章建安骨”之句,可知建安文学对后世的深远影响。

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是“三曹”和“七子”,而曹操正是建安文学的主将和开创者,今存其乐府诗20余首,代表作《蒿里行》描写了当时军阀混战时期的惨景,反映了汉末人民的苦难生活,气魄雄伟,慷慨而悲凉。

蒿里行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曹操的诗文辞简朴,直抒襟怀,慷慨悲凉而沉郁雄健,华美辞藻并不常见,惟形象鲜明,如:

《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寥寥数笔,不加润饰,即能以辽阔的沧海景象,表现诗人宽阔的胸襟和浩翰的宇宙观。

同时曹操还擅长书法,唐朝张怀瓘在《书断》中将曹操的章草评为“妙品”。

曹操虽不以儒家经学为务,以法家之术为治,要摧破豪族,但他当时却非常强调重才,曾下“求才三令”。曹操为一代枭雄,不仅得到众多寒族人才支持,也得到部分经学士大夫支持,如荀彧、荀攸、钟繇,荀彧更为曹操引进不少士大夫阶层的人才。

曹操的诗词不但语言多古朴质直,少华美词藻;情调悲壮,气韵沉雄;而且他的为人处世方式也可圈可点。

“文姬归汉”的故事在历朝历代广为流传。蔡琰字文姬,东汉大文学家蔡邕的女儿。初嫁卫仲道,丈夫死去而回到自己家里,后值匈奴入侵,蔡琰被匈奴左贤王掳走,后嫁给匈奴人,并育有两个儿子。十二年后,曹操统一北方,用重金将蔡琰赎回,并将其嫁给董祀。

历史上记载蔡琰的事迹并不多,蔡琰同时擅长文学、音乐、书法。《隋书·经籍志》著录有《蔡文姬集》一卷,但已经失传。现在能看到的蔡文姬作品只有《悲愤诗》二首和《胡笳十八拍》,字字是血,句句是泪。

历代名人对曹操的评说极多,其中最著名的是西晋大文学家陆机所做《吊魏武帝文》,不论当世还是后世对他的评价都极高,现略择一、二:

陈寿《三国志》:“汉末,天下大乱,雄豪并起,而袁绍虎视四州,强盛莫敌。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揽申、商之法术,该韩、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

王沈《魏书》:“太祖御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书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及造新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

李瓒:“时将乱矣,天下英雄无过曹操。”

诸葛亮:“曹操智计,殊绝于人,其用兵也,仿佛孙、吴。”“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委夏侯而夏侯败亡,先帝每称操为能,犹有此失”(《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第五》)

孙权:“其惟杀伐小为过差,离间人骨肉以为酷耳,御将自古少有。”

关羽:“吾极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刘将军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终不留,吾要当立效以报曹公乃去。”(《三国志·蜀书·关张马黄赵传第六》)

陆机:“接皇汉之末绪,值王途之多违,伫重渊以育鳞,抚庆云而遐飞。运神道以载德,乘灵风而扇威。摧群雄而电击,举勍敌其如遗。指八极以远略,必翦焉而后绥。釐三才之缺典,启天地之禁闱。举修网之绝纪,纽大音之解徽。扫云物以贞观,要万途而来归。丕大德以宏覆,援日月而齐辉。济元功于九有,固举世之所推。”

潘安:“魏武赫以霆震,奉义辞以伐叛,彼虽众其焉用,故制胜于庙算。”

李世民:“帝以雄武之姿,常艰难之运。栋梁之任,同乎曩时;匡正之功,异乎往代。”

王勃:“魏武用兵,仿佛孙吴。临敌制奇,鲜有丧败,故能东禽狡布,北走强袁,破黄巾于寿张,斩眭固于射犬。援戈北指,蹋顿悬颅;拥旆南临,刘琮束手。振威烈而清中夏,挟天子以令诸侯,信超然之雄杰矣。”

司马光:“王知人善察,难眩以伪。识拔奇才,不拘微贱,随能任使,皆获其用。与敌对陈,意思安闲,如不欲战然;及至决机乘胜,气势盈溢。勋劳宜赏,不吝千金;无功望施,分豪不与。用法峻急,有犯必戮,或对之流涕,然终无所赦。雅性节俭,不好华丽。故能芟刈群雄,几平海内。”

王安石:“青山如浪入漳州,铜雀台西八九丘。蝼蚁往还空垄亩,骐驎埋没几春秋。功名盖世知谁是,气力回天到此休。何必地中余故物,魏公诸子分衣裘。”

罗贯中《三国志通俗演义》:“雄哉魏太祖,天下扫狼烟。动静皆存智,高低善用贤。长驱百万众,亲注《十三篇》。豪杰同时起,谁人敢赠鞭?”

钟嵘:“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

今存脍炙人口的佳作之一,把四言诗歌推向了新的高峰:

龟虽寿
神龟虽寿,猷有竟时。
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白话译文:

神龟虽然十分长寿,但生命终究会有结束的一天;
腾蛇尽管能腾云乘雾飞行,但终究也会死亡化为土灰。
年老的千里马虽然伏在马槽旁,雄心壮志仍是驰骋千里;
壮志凌云的人士即便到了晚年,奋发思进的心也永不止息。
人寿命长短,不只是由上天决定;
调养好身心,就定可以益寿延年。
真是幸运极了,用歌唱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吧。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