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功勋——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南京受降典礼

548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9月9日9时,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现南京军区大礼堂)举行。

中国人向来最崇尚九,认为天地之数,始于一而终于九,逢九即为大吉大利。1945年中国战区正式受降时间正是选在9月9日上午9时,把受降签字仪式举行之时定在三个“九”字相遇的时刻,寓意着整个民族的“三九良辰”。

亲历8年抗战和南京受降仪式的警卫员老兵于文瑞回忆,他所在的部队接到上级命令,在宪兵团选拔30名宪兵,在新六军选拔50名士兵,所有人员要求机智勇敢、应变能力强、仪表出众,并且装扮成普通宪兵。这些人跟随冷兴中将和幕僚人员,乘坐5架飞机到南京参加日军投降签字仪式。

73年前,从黄埔路至大礼堂道路两侧,由宪兵及新六军士兵担任警戒任务,每隔十步,有一名士兵担任警戒,现场气氛威武森严,中外来宾、中外记者1000多人,共同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主会场的大礼堂

1945年9月的南京,历经日军铁蹄的践踏,满目疮痍。9日那天,六朝古都披上了节日的盛装,一派喜气洋洋,人们像过年一样兴高采烈。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暨中华民国南京市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定为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主会场的大礼堂,也一洗蒙羞的窘态,恢复了庄严的气派。大礼堂的正面,是一幅用松柏枝扎的匾,上书金色大字“胜利和平”,钟楼的指针显示出一个大大的V字,礼堂正门上,悬挂着中、美、英、苏四国国旗。各个入口处都有士兵和宪兵守卫,戒备森严,气氛庄重。

一大早,从黄埔路口到中央军校礼堂门前,沿柏油路两旁每隔50米就竖一根漆着蓝白红三色条纹的旗杆,上悬联合国旗。后来,这52面联合国国旗,分别赠送各国驻华使馆保存,留作纪念。旗杆旁并排着新六军的武装士兵与宪兵,他们头戴钢盔,脚蹬皮鞋,身着笔挺的制服,戴白色手套持冲锋枪庄严挺立。中央军校门外牌坊顶端则嵌着一个巨大的红色“V”字,象征着胜利。其下方贴有一行金字: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

礼堂四周也彩饰如新,礼堂正中悬挂着中、美、英、苏四国国旗。大旗下为日本投降代表签字地,用淡蓝色的布,围成一个“凹”形。
受降席位居上首,内置宽大的条桌,上铺白布,桌后有5把带扶手的皮靠椅;投降席位居下端,较窄的条桌一张,桌后放7把木靠椅。受降席和投降席的后面,各肃立8名武装士兵警卫。大厅上方,悬挂着4盏巨型银光灯,照亮全场。签字台两旁是参加盛典的中外来宾和新闻记者、摄影记者。楼上是中外普通官员的观礼席,共计200余人,加上室内外仪仗队及担任警卫的士兵,约1000人左右。

8时50分,千余座位已座无虚席。计有汤恩伯、王懋功、冷欣、廖耀湘等陆海空军将校219人,谷正纲、马超俊、丁惟汾等国民政府文职官员51人,盟军将领有美军麦克鲁中将、柏德勒少将,英军海斯中将等47人,中外记者88人,等候见证日本投降这一历史时刻的到来。

1945年9月9日南京受降典礼现场

8时52分,悬挂在受降席和投降席上方的四盏大型水银灯突然大放光芒,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一行步入会场,全场来宾肃立迎接,摄影记者们频频按动快门。何应钦在受降席居中坐下,左侧是海军上将陈绍宽、空军上校张廷孟;右侧为陆军二级上将顾祝同、陆军中将萧毅肃。受降席正中,摆放有一个时钟,另有漆盘一个,内放一套中国的文房四宝。《降书》《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第一号命令》及何应钦签字后的讲话稿,依次摆放在案头。

8时58分,又是一阵闪光灯,日军投降代表,驻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参谋长小林浅三郎等七人自礼堂正门入场。据当时在场的老兵王楚英说:“这七个代表都是光头,身着军服,没有佩带军刀。”他们成纵队走进布栏后排成横队,冈村宁次居中,进入席前,脸色惨白,眉头高耸。这时会场气氛异常紧张,所有来宾目光,像千万剑光,直奔冈村宁次。七人一齐向何应钦等脱帽作了45度鞠躬致敬,何应钦欠身作答,双方坐下。

按照事先的约定,仪式前,日本投降代表都被要求剃了光头,以示战败输光。其次日方7人中只有冈村宁次一人可以将帽子放在桌上,其他人则只能放在自己膝上,而中方所有代表均将帽子放在桌上。

1945年9月9日南京受降典礼现场

虽然参加仪式的各国代表语言不通、交流困难,但整个仪式氛围庄严肃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激动,当然,日本代表除外。最寂静之时,也最扣人心弦。

1945年9月9日正9时,何应钦将日军降书交付冈村宁次阅读签字,冈村宁次将降书一一阅读,签字时手微颤抖,签字盖章毕,低头俯视降书达50秒钟。

9时6分,何应钦用毛笔签字毕。

9时8分,何应钦将蒋中正第一号命令交参谋长转送冈村宁次,冈村宁次再于受领证上签字盖章。最高统帅第一号令规定“在中华民国(东三省除外)台湾与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地区内之日本全部陆海空军与辅助部队应向蒋委员长投降。”9时15分,中国战区日本受降仪式完毕,日本代表退出会场。

受降仪式结束后,何应钦发表讲话:“敬告全国同胞及全世界人士,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已于9日上午9时在南京顺利完成,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这是八年抗战的结果。中国将走上和平建设大道,开创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

受降仪式典礼地点,最初选择的是南京国民政府礼堂。选择这里的原因是:这里是国民政府,规格高。而且,1937年12月,南京沦陷,日军在南京国民政府大门前举行了入城式。抗战胜利,在国民政府礼堂内接受冈村宁次签字投降,意义非凡。

但是,当时国民政府内礼堂场地相对局促,警卫工作也不能很好地展开;所以,临时决定把受降典礼放到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当时要求,从入门到会场要竖各同盟国国旗,一共要竖52面国旗,这对进深要求高。国民政府礼堂的进深没办法满足,而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不仅满足条件,还很气派、威严,所以,后来进行了改址。

南博现藏两套文具,红底为中方代表何应钦接受日本投降签字所用,白底为日本代表冈村宁次签降书所用。红色为中国传统的喜庆之色,用于婚庆典礼等;而白色则是表示失败投降。

12月27日,第四十三军司令细川忠康中将在济南投降,投降官兵70500人。
陈仪将军于10月24日抵台,受降式于25日上午10点在台北市公会堂举行。

 

中国战区受降仪式结束后,日本中国派遣军各方面军、各军司令官大部分于9月间,一部分于10月间在各地区率部投降(个别是派出代表),并交出武器:

9月10日,第六军司令十川次郎中将在南京投降,投降官兵138830人。

9月11日,第十三军司令松井太久郎中将在上海投降,投降官兵165000人。

9月13日,第一军司令澄田赉四郎中将在太原投降,投降官兵58000人。

9月14日,第十一军司令笠原幸雄中将在南昌投降,投降官兵66830人。

9月15日,第十三军司令松井太久郎中将在杭州投降(投降人数统计在上海人数内)。

9月15日,第二十军司令坂西一良中将在长沙投降,投降官兵70180人。

9月16日,第二十三军司令田中久一中将在广州投降,投降陆军官兵83890人,海南警备府海军官兵49400人。

9月18日,第六方面军司令冈部直三郎大将在汉口投降,投降官兵142600人。

9月20日,第十二军司令鹰森孝中将在郾城投降。

9月22日,第十二军司令鹰森孝中将在洛阳投降。以上河南两地共投降官兵72740人。

9月24日,第六军司令十川次郎中将在蚌埠投降,投降官兵42370人。

9月28日,驻蒙军司令根本博中将在归绥投降。

9月28日,第三十八军司令土桥勇逸中将在河内投降,投降官兵30081人。

9月28日,第二十三军司令田中久一中将在汕头投降,投降官兵4460人。

1945年10月10日,北平。中国战区华北日本投降仪式在故宫太和殿举行,场面恢宏。

10月10日,华北方面军司令根本博中将在北平投降,投降官兵126800人。

10月25日,第十方面军司令安藤利吉大将在台北投降,投降官兵陆军128080人,海军46713人。

12月27日,第四十三军司令细川忠康中将在济南投降,投降官兵70500人。

在胜利之年,北至平津古都,南至台湾、越南,国内外一共有16个受降区。

在那个胜利的秋天,全国各大战区都在进行着属于自己的受降典礼。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