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8月21日拉开中国战区受降序幕,湖南芷江受降纪实

439
芷江受降纪念纺建于1946年2月

“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落南京!”

在中国全民族抗战史上,1945年9月9日,值得铭记。这一天,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将军在南京接受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投降,象征着20世纪中国地位的重大转折。

不过,在南京受降前,“芷江洽降”值得一提!

中日两军交战后,双方代表首次接触,目的是为南京受降做准备。经过十四年艰苦抗战,中国政府决定用最隆重的阵容来完成这次洽降仪式。

为啥在芷江?

1945年8月15日,中国政府外交部收到日本正式投降电文。当天,蒋介石即电日军驻华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并派何应钦上将代表中国战区最高统帅接受日本投降。

18日,蒋介石再电冈村,要求日方代表必须在21日到达湖南芷江。

湖南芷江是通往祖国大西南的交通要塞,历来为军事重镇,素有“全楚咽喉,滇黔门户”之称。

湖南芷江县是一个不出名小地方,但是在抗战史上却有重要地位;当时选在芷江受降,主要原因是芷江建有当时远东第二大军用机场——芷江机场,是保卫重庆之军事重镇,同时也是湘西会战之战略总部。

20日上午,接到通知的各战区长官张发奎、卢汉、汤恩伯、杜聿明等陆续抵达芷江。下午,何应钦、萧毅肃和陆军总部的重要幕僚、行政院顾问团、美方人员及新闻记者五十多人,分乘四架运输机,由重庆抵达芷江。

湖南怀化边陲小城芷江,全副美械装备的新六军,听到日本宣布终战的消息,大家聚在一起喝酒,部队里的美国教官,把所有库存的东西都拿出来庆祝。人们载歌载舞,很多人都醉了。就在7个月前,“芷江保卫战”爆发。在那场为时55天的惨烈激战中,我方7700名将士壮烈殉国,击毙日军12000多人,伤敌23000多人。这场战役的胜利,加速了日军投降的进程。

得知日本政府并没有承认在中国战区的失败,一直宣称“终战”,而不是“投降”,新六军的官兵愤慨不已。

在重庆高层会议上,中国战区美军司令魏德迈上将曾发话:日本现在很嚣张,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失败了,到南京去受降,部队应该有一种威慑力量。现在中国部队有威慑力量的是新一军和新六军,新六军就在芷江,就在空军基地。到南京几个钟头航程就行了,应该让新六军去。最后,新六军被选定为赴南京接受受降的部队。接洽日军投降的仪式就在新六军当时的所在地湖南芷江举行。

1945年8月18日,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发布命令,赋予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在芷江受降的12项任务,其中第3项为:“对中国战区内敌军最高指挥官发布一切命令。”

8月20日下午,来自重庆的四架运输机飞抵芷江,何应钦、中国陆军总参谋长萧毅肃等以及随员、新闻记者50余人同时赶到。

得知何应钦等人的到来,街上到处是欢呼的人群,他们挥舞着手臂,手边有什么就挥什么,有人喊累了就回家歇一会儿,立马就又回到街上继续呼喊。在乡间,农民们敲着各式各样的盆庆祝,许多盆都被敲破了。

当晚,何应钦及各方面军司令官卢汉、汤恩伯、张发奎、王耀武与湖南省主席吴奇伟、新六军军长廖耀湘等一度会商,认为接待日本侵略军投降专使人员的生活,应全部军事化,起居饮食不但要规定时间,且应以号音为准,严肃庄重,方不失战胜国风度。同时,所有标语、便条,亦应印上英文字母“V”,代表胜利。

8月21日,日本投降代表、驻华日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受命飞往芷江洽降。据说,当今井武夫一行乘坐的冈村宁次专机接近常德上空时,突然从云端中飞出六架野马式战斗机,围绕日本专机转了三圈。经辨认确定为美军飞机前来引航后,今井武夫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呆坐在座位上默然无语。

中午12时11分,当挂着红色布条的日本飞机准备在芷江机场着陆时,先围绕机场低空飞三周,以示敬意。日机着陆后,陆军总部派陈应庄少校接待。实际上,陈应庄当时是新六军的政治部少将主任,为了表示对日寇的蔑视,才改称少校。

与此同时,芷江机场警卫部队派出一个营,并增派宪兵一个连,担任警戒任务。事前,在机场周围用石灰划出警戒圈,圈内布满了岗哨,参观的人群被限制在石灰警戒线以外,防止发生意外。

日投降代表下机后,分别乘坐两辆插有小白旗的降车绕场一周。

日方飞机降落的时候,近距离围观的群众向着日方飞机疯狂地吐唾沫,扔东西。20多个青年农民朝飞机跑过来。机场边有几米宽的壕沟,里面是半人深的泥浆,他们一个个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浑身是泥浆。几个日本守兵上前阻拦,却被暴揍一顿。围观的军民高呼:“日本鬼子滚出去!”“向今井讨还血债!”

此时,今井武夫在机舱口立正,问陈应庄是否可以下机?陈答称:“现在可以下机了!”今井武夫着军装,佩军刀,首先下机,面有戚色,缄默无语。陈应庄检查前来洽降人员的名单,宪兵检查行李后,引导今井武夫及其随员等七个投降代表下机后,分别乘坐两辆插有小白旗的降车绕场一周。

当时,长约两公里的路旁,站满了中美两国的军人和百姓,有的伸出手指作出表示胜利的“V”字状,有的握拳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审判战犯!”。今井武夫面色惨白,横目挺胸,手握军刀,情绪颇为紧张。他在日后出版的回忆录中说:“降使一行内心充满了绝望孤寂和不安的心情。”

中国陆军总参谋长萧毅肃(中)、副总参谋长冷欣(右)、中国战区美军作战司令部参谋长柏德诺(左)在芷江洽降会场。

下午4时,受降典礼正式在芷江七里桥开始,萧毅肃主持仪式。会场原为空军第五、第六队俱乐部,木质的大厅长约20米,宽约8米。会场前有一旷地,中间高竖中、美、英、苏四国国旗,会场内右边挂着孙中山半身遗像与国民党党旗,两边贴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标语。几张桌子排成弧形,铺着白桌布,有如法庭的审判台。对面有另一张小桌子与四把黑椅提供给洽降代表。会场内政要、士兵、中外记者140多人,早已等候在会谈厅的另一端了。

1945年8月21日,今井武夫(右二)与随员前川冈雄、桥岛芳雄(左二)、翻译木村辰男(左一)在洽降现场,面露忧戚之色。

现场所有人都盯着今井他们脱帽入室,他们获准佩带军刀,但4人走过空位时,均对萧毅肃深深鞠躬,然后肃然默立。萧毅肃示意坐下,验明今井武夫等人的身份后,洽降才算正式开始。何应钦宣读受降命令,整个过程历时1小时17分钟。今井武夫交出了日军在华兵力部署图,并在“中字第一号备忘录”上签字。观礼人群为之欢呼。

今井武夫签署的中字第一号备忘录的受领证

六天后,中国陆军副参谋长冷欣一行,首先由芷江飞往南京,进行正式受降和接收的准备工作。

来源:每日头条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