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张小龙的悲剧:交税8千万,孩子却在北京没学上?

203

“交了8千万税,无北京户籍孩子连私立也不让上,这是什么**政策!”
北京粉笔蓝天科技有限公司CEO张小龙22日在微博上公开发文,质问北京学籍政策。

张小龙称自己没有北京户籍,“孩子就不能上北京公立学校,我准备给她找一个小的私人办的学校,那个学校没有办多久就倒了。然后各种申请私立学校,花了两年时间申请到一个。临入学了告诉我,必须要有北京的学籍,并且5月31号必须有。问题是办了北京的学籍,以后也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为什么要办这个学籍。私立学校根本不占有公共教育资源,为什么不让上?!”
“我在北京工作四年,仅个税就交了400万,加上企业各种税,没有一亿也有八千万。没有享受任何社会福利待遇就算了,为什么连孩子上个私立学校也**的不让?!这是什么**政策!连我这样的孩子上学都如此费劲,其他人真的不知道怎么过!”
“如果我这次孩子不能上学,我绝对离开北京,把公司搬走,搬去一个可以接受我和我没有北京户口的同事们的地方,离开这个**的北京!”
不过,目前该微博已经被删除。
但似乎问题并没有解决,张小龙下午3点发博表示“都删了,都删了,好好工作把(吧),以后养得起文盲的孩子。”

晚上6点左右,张小龙再发微博道歉:
“因为孩子入学问题,我早上发了一条微博批评北京市的入学政策。结果被一些人误解,我最后再说明一下:
1、我没有北京户口,所以没有想让孩子上公立学校,也没有想占北京任何公共资源便宜;
2、孩子申请了一个私立学校,申请了两年才成功。原本学校说私立学校不需要学籍,然后有说要,并且说老家也可以,我们就准备去老家办一个学籍,今天通知说必须要北京市的学籍,我没有办法办,所以非常生气;
3、我本意只是在批评北京的教育制度,没有任何冒犯北京人的意思。如果北京朋友感觉到被冒犯,我在此向各位朋友道歉;
4、我个人和企业都是合法经营,正常纳税。我们是不是纳了这么多税,税务部门都有记录,我不敢乱说;
5、作为一个普通公民,作为一个在北京工作生活了四五年的人,我感谢北京给我发展成长的机会,同时也希望能享受到基本权利,没有额外要求;
6、我只是在我的微博上抱怨一下,没有想到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也没有想通过媒体来争取什么权益。
一些媒体在恶意炒作我的微博,并且故意歪曲,我不再做出回应。我只是一个普通希望孩子能正常上学的父亲。在这过程中,确实情绪有些激动,并且出现了一些文明的言论,主观没有任何要冒犯的意思,如果有再次向北京朋友表示歉意,也请大家多多批评包涵,非常对不起。”

实事求是地说,象粉笔CEO张小龙这样的家庭在北京并不少,许多非户籍子女从小跟随父母在北京生活在北京长大在北京上学,若在国外早就成为异国的公民,而在北京这样的地方,却无法获得最基本的公民权利,就是上高中考大学都不行,以致于这些年,很多学生被逼回老家或者转向海外求学,这种非常不公平的岐视政策,常常让每一个漂在京城的异乡人感到特别沮丧特别悲愤。更好笑的是,许多异乡人在北京早就有房有车也有了家,只能是暂住在自己的家里。记得奥运之年,著名围棋手马晓春九段就抨击过北京荒唐的制度,马晓春说出了数百万北京异乡人想说的话,马晓春认为,北京的暂住证是一个非常荒唐的产物,他在北京住了整整30多年,如果不是90年代有机会将户口转到北京,他这样一个在北京有30多年工作经历,在北京有房有车的人,每年都要去办一次暂住证,这实在是滑稽得不能再滑稽!马晓春抨击说,“说穿了,暂住证制度只是办证机关单方面获得利益,持证人毫无利益可图。同是中国公民,本应该可以自由流动,而现在北京人到上海,广州人到北京,上海人到广州等等居然都要办暂住证居住证之说,想想都觉得可笑!”马晓春质疑,一个公民在一个城市工作,向当地税务部门纳税,因为户口不在当地,却得不到任何纳税人的权利,这样的制度合理吗?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是仅剩的几个实行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的国家,这种从苏维埃政权移植过来的畸形户籍政策,并没有随着苏联政权的崩溃而终止,倒是越来越产业化利益化。有媒体曾报道“中介漫天要价北京户籍:来自于央企,一个指标100万”!外地人子女要想在北京上学,需要提供多达28个证件,在学历方面,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二三线城市,都存在诸多限制和歧视政策。
粉笔科技是一家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在线教育培训企业,主打针对成人就业市场的“基于考试的知识类培训”,用免费的题库App切入市场,通过教学服务变现。当前业务涵盖公考、司考、考研、会计、教师等领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