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提名卡瓦诺,高院真否向右转?

313

美国总统川普周一(7月9日)晚上9点宣布,提名DC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接替已经宣布在7月31日退休的大法官肯尼迪(Anthony Kennedy)。

现年53岁的卡瓦诺为天主教徒,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曾担任过肯尼迪大法官的法律助理。卡瓦诺也曾经在共和党籍小布什总统(George W. Bush)执政期间担任过白宫律师,有著在白宫工作的丰富经验。在白宫工作期间,卡瓦诺还认识了他的妻子,现在他们有两个女儿。

在白宫的提名仪式上,川普总统称赞卡瓦诺是“法官的法官”,拥有“无可挑剔的资历、无与伦比的资格,以及在法律下对公平正义有事实证明的承诺”。

据《美国之音》报导,川普总统宣布这项任命前,大多数美国分析人士认为,无论川普总统选择谁作为提名人选,这个人都将会使最高法院更倾向于做出保守的裁决,并有可能推翻一些肯尼迪大法官曾投票支持的裁决。而卡瓦诺在克林顿总统任内曾参与特别律师肯尼斯‧斯塔尔(Kenneth Starr)的调查团队,所以他被民主党人视为“敌对势力”。当他的提名公布后,民主党人即刻开始开足火力对其攻击。

然而,卡瓦诺任联邦法官已12年,他过去的裁决是否透露他在一些重点法律问题上的立场?英文媒体做了以下的分析:

堕胎合法化

即将退休的肯尼迪支持堕胎权利,致使最高法院的堕胎合法派在此议题上维持了5比4的优势。但川普总统在竞选时曾承诺任命一位会推翻1973年使堕胎合法的罗伊(Roe v. Wade)判决。
在接受CNN访问时,副总统彭斯表示,他和川普总统面试卡瓦诺时都未直接碰触堕胎的话题。他们只是就其司法态度进行讨论。

卡瓦诺在2006年首次提名联邦法官时,现任参议院民主党领袖的舒默曾直截了当地问卡瓦诺是否反对罗伊判决。他当时回答说:“此时不适合谈论我对该案件的个人观点。”不过卡瓦诺也说,如果他成为巡回法庭的法官,他将遵从最高法院关于罗伊的先例:“如果进入DC巡回法院,我会忠实而充分地跟随罗伊判决。这是最高法院的判决,它是具有约束力的先例。”

然而在去年10月的一个案件中,DC巡回法院投票允许一名怀孕的17岁无证移民进行堕胎。川普政府原本希望她先与一位成年赞助者咨商后再作决定;美国政府败诉了。

卡瓦诺在裁决中属于少数派。他写道,虽然上诉法院必须遵守最高法院保护妇女选择堕胎权利的裁决,但政府有权在“不施加过度负担”的情况下实施一些监管办法。

他认为,政府有权让该少女先咨询其成年亲属,而不是“强迫未成年人在没有支援的拘留营中做出孤立的决定。”

持枪权

华盛顿特区一个禁止持有半自动步枪的法案在2011年被告上DC巡回法院。该法院认为该法案没有违背宪法第二修正案,但卡瓦诺不同意。

他写道,虽然政府可以禁止自动机枪,但禁止半自动步枪是违宪的,因为它们“传统上一直没有被禁止,并且被守法公民普遍用于家庭自卫,狩猎和其他合法用途。”他还说,由于所有合法拥有的枪支传统上都不需要登记,因此规定向政府登记半自动步枪的规则也应予以删除。

信仰自由

奥巴马健保规定,雇主必须为其员工提供避孕措施保险,否则要付罚款。如果一个雇主出于宗教原因反对避孕,它必须提交一份豁免表格给保险公司,然后保险公司会免费对其员工提供避孕保险,雇主不需要付费。

然而一些宗教组织认为即使这种作法也使其成为提供避孕的同谋,因此他们不愿提交表格。

该案在2015年上诉到DC巡回法院时败诉。卡瓦诺反对其同侪的判决,认为强迫雇主提交豁免表格侵犯了他们的信仰自由。他在反对意见中表示,虽然最高法院先例承认政府“有强壮的立场促使宗教组织提供避孕药给其雇员”,但他认为雇主只需通知政府他们的反对立场即可,政府可直接跟保险公司打交道,没有必要逼迫雇主提交豁免表格。

另外,一群无神论者在2010年兴诉,质疑在总统就职典礼上祈祷以及在总统就职宣誓内“以上帝为证”(so help me God)这句话的合法性。一个包括卡瓦诺在内的三名法官小组判原告没有提告资格,将诉讼驳回。卡瓦诺在判决中解释,这些做法是宪法允许的,因为在政府赞助的活动中使用这些传统沿用的宗教言论不违反第一修正案政教分离的原则,只要祈祷的目的“不是要改变人们的信仰或以其他方式威逼。”

投票权

2012年10月,南卡罗来纳州立法要求选民出示政府颁发的证件才可投票。该法案被联邦政府否决,因为根据《选举权法案》,具有歧视历史的司法管辖区(如南卡罗来纳州)必须获得联邦许可才修改其选举规则。用意是确保修改不会抑制少数民族的投票。

联邦司法部指出,南卡的非裔选民有6%至8%没有任何带照片的身份证,而白人选民约有4%没有类似证件,因此该法案对非裔的反面影响较大。卡瓦诺和另两位法官受审该案时,同意南卡不得在当年实施法案,但在充分地教育选民后,将来可以实施。

恐怖分子嫌疑

在几宗关塔那摩湾拘留者起诉案中,卡瓦诺一般支持美国政府的立场。例如,在拘留合法性的问题上(habeas corpus),他给美国军方权力拘捕恐怖分子嫌疑,即使他们涉嫌的证据相对较弱。

其中包括一个2010年的案件,一个下级法院认为美国军方没有足够的证据拘留一名也门嫌犯。一个包括卡瓦诺在内的三名法官小组则开创了一个先例,认为法院应该整体地考虑一系列的证据,虽然每个单独的证据看来薄弱。该判决使被拘留者更难获释。

在军事审判中,他也倾向于支持政府。在一个复杂的2016年案件中,他维持了一个被告串谋的定罪,虽然串谋不在国际公认的战争罪列中。他在意见中写道,国际法不能用来在法庭上约束美国国会和总统的执法权。

企业监管法规

卡瓦诺时常质疑行政机构监管企业的法规。他不接受一个所谓“辖区尊重”(Chevron deference)的主张,即法令文字在一个议题上模棱两可时,只要监管机构的解释是合理的,法院就应该遵该机构对其权力的解释。

当一些立法时没有料及的情况出现时,卡瓦诺不像一般同事那样听从监管机构的决定。比如说,他去年反对维护奥巴马时代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立下的互联网网络中立规则。
同时他也反对环保署(EPA)使用清洁空气法来解决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因为这些法规制定时,气候变化尚未成为一个政策问题。

在2012年,一个上诉法院小组维持了一个奥巴马时代的温室气体法规。卡瓦诺在案中持反对意见,认为EPA超出了国会授予它的权力。“处理全球变暖的任务是紧迫而重要的,”他写道,但是“法院评估一个机构是否遵守法定限制时,并不取决于该机构政策的优劣,或者该机构的用意图是否良好。”

政治献金限制

在2010年的一起案件中,卡瓦诺法官为一个三法官小组写了所谓软钱捐款的意见,该小组维持了对政党捐款的限制。他强调最高法院先前已经裁定,该限制不违反第一修正案,因此下级法院没有权力重新“澄清或完善”类似案件的裁决。

总统的权力范围

当国会允许行政机构在某种程度不受白宫制约时,卡瓦诺表示质疑,因为宪法赋予总统对所有的行政机构的管辖。在一个2008年的案件中,DC上诉法院维持了公共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的结构,该委员会的成员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任命,只能由SEC开除。但卡瓦诺提出异议,称其“实质上解除了总统控制其委员会的监管和执法职能权力”。

最高法院后来局部同意了他的看法,以5比4投票,删掉了只有SEC可以解雇该委员会成员的限制,但保持了其任命条款。今年早些时候,他的上诉法院维持了一项法律,禁止总统将消费者金融保护委员会(CFPB)的董事长在任满前解职。卡瓦诺提出异议,认为让该机构不受白宫控制是违宪的。

川普总统的这项提名必须在参议院获得一半以上的票数,才能通过。目前,共和党占51席,民主党加独立党派占49席。

基于政治角力的因素,民主党和左派媒体已经开始祭出所有招式阻挡卡瓦纳进入最高法院。不过卡瓦纳在耶鲁大学的指导教授阿基尔‧阿玛尔(Akhil Reed Amar)在纽约时报里发表了一篇标题为《一个自由派对卡瓦纳的支持》的社论。

在文中,阿玛尔称他虽然支持当持奥巴马总统提名的贾兰德法官,但卡瓦纳在司法资历上的资格是无出其右的。他也指出,卡瓦纳跟已故的斯卡利亚法官一样是忠诚的宪法原创主义派:“这种好学对像卡瓦诺法官这样的法学家来说尤其重要,因为卡瓦诺法官优先考虑宪法的原始含义。寻求仅仅遵循先例的法官可以简单地阅读以前的司法意见。但是,一位“原创主义”的法官 – 他也关心宪法在1788年制定或修正案颁布时,其语言的意思 – 不能自顾自地完成所有历史和概念性工作。”

他指出,斯卡利亚法官没有阅读足够的历史,但卡瓦诺却很重视这一事实。

在接受总统提名时,卡瓦诺也表示:“法官必须是独立的,必须阐释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法官必须根据法规的书面文字将其阐述。法官必须根据宪法的书面文字将其阐述,然后以历史,传统和先例为依据。”

最高法院大地震,美司法历史将改写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